社论:拉响恐袭警报

社论

从防恐及反恐的角度而言,这是最好的时刻,也是最坏的时刻。

这几个月来,伊斯兰国组织在战场上节节败退,先后失去了几个重镇。三天前,它失去了象征意义重大的达比克村庄。伊国组织曾扬言,达比克将是它与西方进行“最后决战”的地方。因此,达比克失守,重创了伊国组织建立“哈里发国”的雄心。

紧接着,伊拉克政府在什叶派民兵与美国领导的国际联盟支持下,正在直捣伊国组织的大本营摩苏尔。在2014年6月,伊国组织占领摩苏尔后,宣布建立“哈里发国”。一旦失去了摩苏尔这个最后的据点,伊国组织可能被迫撤离到沙漠地带,沦为一个没有领土的组织。

这将不仅挫败伊国组织及其同情者的锐气,也切断它的财政收入来源。伊国组织试图通过全球恐怖袭击建立哈里发国的美梦,将化为泡影。对于深受恐袭威胁的国家而言,这是值得庆幸的。

然而,伊斯兰国面临瓦解,也为区域带来隐忧。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昨天表示,伊国组织如果受挫,大批伊国组织的恐怖分子可能回到东南亚,使本区域面对的恐胁达到“这么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他指出,我们必须严阵以待,不单是安保单位,全民都应保持警惕,保持团结及保持坚强。

其实,马来西亚及印度尼西亚也有相同的忧虑。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山慕丁警告,数以千计的伊国组织成员将回到他们的国家或在东南亚寻求避难所,这是亚细安国家面对的共同威胁。印度尼西亚全国警察总长蒂托则指出,到叙利亚加入伊国组织的印尼公民中,已有数十人回国。这些恐怖分子正在秘密策划恐袭,并与其他极端组织建立联系。

反恐专家认为,在进行困兽斗的伊国组织,为了展示它还继续存在,正在发动更多的攻击行动。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的研究显示,在2014年,伊国组织每个月发动150次至200次的攻击,而在今年则增加至400次。此外,它也计划袭击那些参与围剿伊国组织的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及澳大利亚。不过,由于资金匮乏,它目前唯有通过鼓动同情者,以它的名义发动恐袭。伊国组织化整为零的恐袭策略,可能导致本区域出现更多“独狼式”的攻击,从而加剧防恐的难度。

为了更好地保障我们的国土安全,新加坡加入了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以制止伊斯兰国组织在全球发动恐袭。但也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对伊国组织及其同情者所可能发动的报复性恐袭,不能掉以轻心。其实,对新加坡而言,问题不在我们会不会遭袭击,而是袭击何时发生。

基于这个假设,我国前天展开历来最大规模的全岛反恐演习。参与这项18个小时演习的人员超过3200名,包括警察部队、武装部队、民防部队及其他内政团队单位。这项演习,一方面是要测试武装部队与内政团队在面对恐袭时的协调能力,另一方面则是提高公众对恐袭威胁以及防范的意识。上个月,李显龙总理启动了“全国保家安民计划”,确保国人在恐袭发生时,拥有应对的技能与知识。

有实战经验的恐怖分子到处流窜,加上不少自我激进化的恐怖分子采取独狼式的攻击,让各国的安保单位防不胜防。反恐专家指出,恐怖分子为了制造恐慌,倾向于在同个时间,在多个地方发动连环袭击。因此,各国之间的情报交换,对防范于未然,至关重要。此外,安保单位也必须加强能力,应对可能发生的连环袭击事件。

在伊国组织面临瓦解前夕,东南亚多个国家拉响了恐袭威胁的警报。要杜绝恐怖主义,我们绝不能向恐怖分子低头。在渡过最危险的时刻后,我们希望能在一个没有恐袭威胁,没有人无辜受害的环境中安居乐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