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亚细安肃毒三大挑战

社论

第五届亚细安部长级肃毒会议过去两天在新加坡举行,会议上各成员国对肃毒课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为未来十年的行动制定新的工作计划。各成员国今后还有进一步加强合作的余地,但各国首先必须取得更大的共识,以共同立场去应付新的局势和更大的挑战。

从会议主席,我国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会议上的演讲,可以看出亚细安共同面对的挑战有三大方面。

第一,使用毒品逐渐与个人人权挂钩,西方国家甚至开始放宽管制,“无毒品社会”有沦为过时口号的危险。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在它的网站上便公开主张毒品“除罪化”,它把个人拥有和服用毒品当作是人权问题,呼吁各国政府采取其他手段对付毒品交易,这包括减少使用刑事法来管制毒品的生产与散布,它也要求改革全球有关毒品的协议和政策。该人权组织还写信给今年4月召开的联合国大会关于世界毒品问题特别会议(UNGASS),企图影响会议结果。

部长说,我国在联合国会议上表达的反毒立场“受到广泛注意”,世界对毒品危害的注意力不容被其他不相干的问题所分散,问题的焦点若被转移,各国政府过去的肃毒努力也将会受到严重挫折。

贩毒和滥用毒品是跨境问题,各国政府的政策若有严重分歧,步伐不一致,将不利于国际间今后的合作。

第二,部长指出市面上每年会出现大约100种新的“化合致幻药”,这个现象加重了人们的担忧。“化合致幻药”是新的毒品,它们的出现是在走法律的漏洞,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各国政府还在忙于管制市面上的违规药品时,贩毒集团已经研发出更多新型毒品。最可怕的是,年轻一代会把采用这类新的违规药品当作一种潮流,而忽略了这些“药品”的毒害作用。

第三,“毒品也有医疗作用,不能全面禁止”,这不是新的论调,英文的drugs本来就是药品的意思,这也许是西方社会相对纵容毒品的使用的根本原因。但新加坡的立场毫不含糊,毒品就是毒品,毒品若用在医疗上,也将模糊了医疗道德的界限。

在亚细安十国中,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三个多月前上台后随即“兑现”他的竞选诺言,赋予警方更大的执法权,枪杀数以千计的毒贩和嗜毒者,令世人侧目,更引起人权组织和西方国家的非议,甚至导致菲国与美国关系的恶化。杜特尔特肃毒的强悍作风叫人不敢恭维,但其“疾恶如仇”的勇气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在肃毒问题三大严峻挑战下,亚细安必须站稳立场,不为人权主义或是一些西方国家的压力所屈服。肃毒的力度必须有持续性,而且方法也应该更有针对性,既让贩毒者受到严厉惩罚,也协助嗜毒者复原重返社会。亚细安立场一致的十年计划,可以确保各成员国的肃毒手法不脱离正轨,“无毒的亚细安”是个值得努力的方向。

另一方面,有两个新加坡人上个月在印度尼西亚峇厘岛涉毒而被捕,再加上其他触犯外地移民条例的事件,外交部前天罕见地为新加坡人发出了旅游通告。国人在外涉毒犯罪虽是孤立事件,但随着贩毒集团的无孔不入,网络上的陷阱容易使人失去判断力而被利用,以及“新型毒品”对部分年轻人的诱惑力,我国的肃毒行动应更加重视年轻人的社会教育,提高他们对贩毒集团的防范和抗拒毒品诱惑的意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