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确保医保的可持续性

社论

获得卫生部支持、由保险业主导的11人医疗保险专案组,日前提出多项确保医疗保险可持续性的建议,包括投保者尽量使用获保险公司认可的医疗业者,保险业者在每个保单里都加入需要投保者自掏腰包支付的自付额和共同承担额,设定并公开医疗费用基准等。

与此同时,新加坡寿险协会也公布一项最新的调查,显示从2011年至2014年的私人综合健保计划(IP)平均索赔率,每年以9%的速度增长,由这些私人保险业者向不同医疗业者支付的整体平均账单金额,在2012年至2014年的年增长率则介于0.6%至8.7%。在2014年,IP业者所支付的索赔额高达4亿8800万元。

这些数据所要传达的信息,无非就是得警惕:索偿率不断上升,必会出现水涨船高的后果,促使业者不断调高保费。这样的效应就快发生。据报道,一些业者已酝酿在下个月宣布调高IP保费。去年11月终身健保制付诸实行后,政府承诺在计划推行后的五年内不调高保费,保险业者也宣布私人部分的保费一年内不增加,下个月刚好一年届满。

保险业者其实早在一两个月前便放出风声,IP保单可能得调整保费。本报之前也报道,五家IP业者中,去年有三家蒙受IP和IP附加险的承保损失。基于商业考量,业者不可能不因此调高保费。

医疗费用不断上涨,索赔额不断增加,保费也与日俱增,这样的发展曲线似乎是所有医疗保险难以摆脱的“宿命”。因此,不单是私人综合健保计划有这样的问题,终身健保也必然要面对相同的压力。保险业者可以通过调高保费解决成本上涨的问题,但政府则须考虑到政治的因素,确保一般民众负担得起终身健保保费。这意味着国家津贴的负担会越来越沉重。国家津贴,其实用的是纳税人的钱。

因此,在抑制医疗开支和保费飙升的课题上,保险业者、政府以及一般消费者(投保人)都是利益攸关者。如何确保医疗保险的可持续性,必须是大家共同的关切。大家也必须集思广益,凝聚共识,谋划一个全方位的可持续方略。

一个全方位的方略,显然不能只从保险业者的角度看问题,不过,医疗保险专案组提出的报告和建议,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也可作为各方进一步讨论和探索的依据。我们相信,接下来的讨论,至少须着力于两个方面,其一是如何避免医保被滥用,其二是如何提高一般消费者的抉择能力。

无可讳言,医疗保险一个最大的弊端就是出现所谓的自助餐现象,病人因为有了医保而在寻求医疗时忘了自我节制,这是滥用的一种。另一种则源自医生,因为得知病人有医保而劝说他们接受不必要的昂贵医疗或药物。虽然上述情况可能只属少数,但却影响整体。

有效的因应之道也许是业者停止或减少不含有自付额(deductible)和共同承担额(co-insurance)的保单。当然,这需要许多已投保者作出牺牲。其次,是制定医疗收费基准,虽然过去竞争局曾认为,制定收费指导有违自由竞争原则,但为了有效控制医疗费,让消费者更好的知悉医生收费行情,或有重新检讨的必要。

提高消费者的抉择力是控制医疗费重要一环。怎样的保险才是足够的,这可能因人而异,关键是要尽可能使每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支付能力和实际需要行事。这方面的宣导工作任重道远。总的说,只有做到有效控制滥用和做出明智的抉择,我们才能确保医保的可持续性,同时,避免重蹈其他国家医保制度弊端的覆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