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化简为繁的杜特尔特外交

社论

继访问中国后,新上任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紧接着走访日本。他在北京高调宣布要同美国分道扬镳,却在访问美国于东亚最重要的盟友日本时,表示他与中国要处理的是经济而非安全问题,但同时继续严词批判美国,甚至重申要终止与华盛顿的军事关系。杜特尔特主张菲律宾应当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原本无可非议,可是他逆转马尼拉就南中国海的立场,把改善同中国的关系,与疏远美国联系起来,却为区域地缘政治,平添了不必要的麻烦。

杜特尔特坚持外交上的独立自主,完全有其正当性,因而也得到国内民意的支持。可是他利用公开场合,而且是脱稿的方式,甚至背离外交礼节的用语,却很可能让菲律宾与美国的正常外交关系,陷入无端的紧张,也为实现其外交目的节外生枝。况且,菲美双边关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历史传统,在政治、商业、军事等领域均保持密切的合作。这些都并非杜特尔特凭个人意志,能够在一夜间改变的现实。

菲律宾外交部长雅赛解释说,杜特尔特只是要终止菲美“老大哥与小老弟”的不对等关系,以及杜特尔特自己在不同场合说不会全面切断菲美关系,只会增加各界,特别是菲律宾政府官员对于本国总统真实意图的困惑。外交政策讲究的是一贯性、稳定性以及由此形成的可预见性。无论是国际交往或者外商投资,不外依靠对一国政府外交政策的信赖。杜特尔特在外交上屡出惊人之语,立场反复,长远恐怕不一定有利于菲律宾的国家利益。

对于强调集体共识的亚细安而言,杜特尔特的外交风格同样会带来困扰。就连菲律宾官员也不一定清楚本国总统的意思时,各个层次的亚细安会议自然不易做成决策。当中美大国博弈于本区域呈现趋紧之势时,亚细安的团结以保持其中心地位的作用,会变得更加重要和突出。这就意味着所有成员国必须在重大议题上取得默契,特别是在领导人峰会的层级。亚细安的共识文化与杜特尔特特立独行的风格如何磨合,将影响这个区域组织今后的发展走向。

在南中国海岛礁的主权争议上,亚细安和中国都同意,这是各个声索国之间的问题,各方应当通过协商谈判,和平处理分歧。对于南中国海的自由航行,亚细安与中国也都同意这符合各方的共同利益。杜特尔特一反前任政府就菲律宾和中国在黄岩岛主权纠纷上的立场,并没有违反其合法的权利。毕竟他有对国家利益独特的判断,认为放弃与中国的对抗政策,才更符合菲律宾的利益。然而,他与此同时高调针对美国,高唱疏美亲华的调子,却让相对简单的主权争议,与错综复杂的大国博弈混为一谈了。

菲律宾和中国的南中国海主权纠纷,确实为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提供了素材。在中美的大国博弈里,亚细安除了力争团结之外,各个成员国也必然有自己独立的外交立场。特别是那些没有涉及南中国海主权声索的国家,更加不希望被无端卷入纠纷,以免自己的外交腾挪空间被挤压。换言之,对于众多亚细安国家,在中美博弈里保持最大的平衡,才是明智的做法。杜特尔特的外交大转弯,虽然不利美国,却还在其情理之中,可是他把这个外交转向描绘成外交上的选边站,则无端波及了其他区域邻国。

中美的大国博弈,已经让区域国家面对极大的外交困境。对于这些小国,在两强之间选边站,无疑是最差的外交选项。只要还能够选择,它们必然要尽可能保持平衡,因为整个区域在数十年来,已经是经济全球化的得益者,在中美同时是全球化最大动力的情况下,选边无异于自残。杜特尔特在东京强调他和中国要处理的是经济而非安全关系,反映的正是这个现实。亚细安诸国如何化繁为简,扭转杜式外交风格所形成的误解,将考验各国的外交手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