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年轻一代不必感到迷惑

社论

我国总理李显龙说,每年2%至3%的经济增长速度,不逊于其他与我们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经济体。他说,我们有能力把新加坡打造成“一个更温馨、让人实现抱负的家园”。

李总理几日前在新加坡理工大学题为“为未来经济作好准备”的对话会上,一方面点出短期的经济困境,另一方面也放眼未来30年,描绘了在日新月异的科技多方面影响生活的背景下,世界上许多领先的城市,仍会保持生机勃勃,而我国具备了成为这类先进城市的条件。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日前发表的半年一度宏观经济评估报告指出,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预计会处于1%至2%预测范围的低端,明年预计只会略高。最近,多位部长也先后表明,新加坡已为陷入低迷的经济作好准备,也将继续推动转型,创造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

一时的经济低迷,可能影响年轻一代对未来的信心。新加坡多年前已跻身经济发达国家行列,人均收入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但对于新加坡是否已属世界名都之列,人们似乎还存有疑惑。李总理对参与对话会的数百名大学生指出,新加坡具备条件,跟纽约、伦敦、柏林、上海、悉尼等著名城市并列“世界领先城市”,但前提是年轻人必须像他们的父辈那样,同心协力,愿意为这一目标打拼。

国家的发展动力来自年轻人追求理想的干劲,“年轻一代拥有的机会比他们的上一代还多,他们必须把握机会”,总理显然是要以此鼓励年轻一代,不要为短期的不利展望而对前途失去信心。年轻一代的迷失正是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共同问题,例如日本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陷入经济不振,在经济发展上“失去了二十年”,又如台湾多年来的经济发展停滞,工资水平不涨反降,严重打击年轻一代的士气。

经济上的起起落落原本是个发展规律,新加坡从建国以来得以长期享受经济快速增长,不是运气好,而是经济政策和发展规划具有前瞻性,加之人民勤奋,对国家和政策有信心,建国以来的两代人,从创业到守业,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但往往能把危机转化为机会。今天已属第三代的年轻人,家庭经济条件普遍较好,教育水平比上一代高,他们的眼界和机会更不只局限于国内,他们应该对国家的未来更具信心,政府领导层经常从这个角度提醒年轻一代,“更好的时代还在前方”。

另一方面,汇丰银行一项主题为“生活变数”的调查结果显示,近半国人认为这一代人面对的经济压力和不确定性,比父母一代大得多。其中65%受访者认为自己的父母那一代有更多选择,54%表示自己的经济条件比父母好,但49%觉得经济压力更大,另51%认为理财得冒更大的风险。这个调查结果与政府认为年轻一代拥有更好的机会的看法并无矛盾之处,这是从不同角度看问题,其中还牵涉到年轻一代跟上一代之间“期望值”的落差。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年轻一代发展的空间更大,新加坡的教育则给了年轻一代向外发展的充沛条件,但不论属于哪一个发展阶段,一支高素质的劳动队伍和涵盖各领域的人才是新加坡所不可或缺的,要实现政府所规划的世界先进都市的愿景,年轻人的潜能必须被充分挖掘,才华必须能够全面挥洒。

放眼世界名都,它们的活力不只表现在经济上,也体现在文化艺术上,由此观之,我国的年轻一代的确生逢其时,无论是机遇还是人生选择,都远远要比父辈们多出许多。切勿因为一时的经济低迷和压力,而转向负面,放弃努力,未飞就先折了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