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社论:海事与岸外工程业急需转型

社论

国际原油供过于求,油价从两年多前的每桶100美元下挫至目前的50美元左右。油价下跌,导致油公司大量削减石油勘探的资本开支,而石油勘探活动减少,也使海事业如钻油台的供应量,出现过剩的现象。

油价持续低迷,导致不少本地相关公司的资金链断裂。在本地股市,海事与岸外工程公司纷纷要求投资者延缓债券的赎回期限;有些公司则在债务压力下清盘或进行债务重组。

另一方面,钻油台新订单减少以及钻油台客户要求延迟履行合约,导致本地海事与岸外工程公司大量削减员工,以降低成本。在今年首九个月,吉宝岸外工程与海事公司在全球裁退了约8000名员工,占总员工的26%。单单在今年第三季,它在新加坡就裁退了660名员工。

海事与岸外工程业陷入困境,不仅影响这个行业的整个价值链,也波及其他行业。本地三大银行最近发布的业绩显示,石油与天然气领域疲弱,导致银行的坏账准备金大幅度增加。

油价暴跌并非史无前例。其实,油价的起落,有它的周期。因此,不少海事与岸外工程公司,要求投资者延缓债券的赎回期限,就是希望油价回到上升的周期,以让时间解决债务问题。

然而,除了周期性的因素,石油业也面对结构性的改变。美国页岩油开采技术,改变了石油业的景观,并限制了油价上升的幅度。再生能源的推广,也减少了对石油的依赖。此外,全球经济持续疲软,加剧了石油供过于求的问题,从而压抑油价的上升。

虽然石油生产国不断喊话以试图刺激油价回升,但石油输出国组织(油盟)已失去了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垄断地位与价格制定者的能力。在9月28日,尽管油盟在阿尔及利亚达致初步的减产协议,但细节要等到11月30日才能敲定。从这几天的油价表现来看,市场并不看好油盟能推出减产的具体措施。

其实,油盟成员国各有盘算,它们都希望其他国家减产,而本身增产以扩大市场占有率。此外,油盟成员国如沙特阿拉伯及伊朗,还存有地缘政治的纷争,缺乏政治互信。上个星期,油盟在开会决定减产细节时,不仅无法对个别国家的产油限额达致协议,也对个别国家提供的产油数据争论不休。油盟本身无法达致共识,非油盟的产油国如俄罗斯,更没有必要减产。

即使油盟能抵御油价的下跌,但岸外市场如钻油台的过剩,也须一段时间消化。此外,油公司一般上需要至少六个月至九个月的观察,才会重新考虑资本开支的投入。

因此,海事与岸外工程业将经历漫长且严酷的寒冬。其实,许多新项目在融资方面,已碰到困难。贸工部长易华仁前天表示,政府已向海事与岸外工程行业和金融机构咨询,探讨是否需要为这个行业提供援助。不过,他强调,政府的援助不是万灵药,相关公司及金融机构必须采取适当的措施,以保障本身的长期利益。政府的援助,是要确保多年建立起来的技术能力,不会流失。

对企业而言,危机就是转机。在造修船业陷入低谷时,我国的船厂转向钻油台的建造,使新加坡成为全球最大的钻油台生产国。当下,油价持续下跌导致钻油台过剩,吉宝企业表示,它将会运用钻油台的生产技术,建造浮动电力厂及海水淡化厂。

眼前的救急措施固然重要,尤其是对于扮演辅助角色的中小企业及小承包商而言,更是生死存亡的关键。然而,油价疲软不仅是周期性的问题,也有结构性的因素,因此海事与岸外工程业急需转型,并让业务多元化。这样一来,这个行业才不会废掉多年来积累的技术能力,而新加坡也可以在未来全球的海事与岸外工程业,继续占有一席之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