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全球化受挫不利世界经济前景

社论

二次大战之后,国际贸易是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基本动力,但数据显示,全球贸易量已停止增长,继今年第一季度持平之后,第二季度下降了0.8%。这是各国必须认真对待和思考的警讯,并迅速采取应对策略。

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在国际贸易方面的数据令人担忧,它去年的进出口总值下降了2000多亿美元,今年首九个月贸易额再减4700亿美元,这是战后以来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首次在经济增长期间出现下降。《纽约时报》日前的分析文章指出,贸易减少除了归咎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也存在着结构性导因,即发达国家似乎在背弃全球化进程。

世界贸易组织的全球贸易谈判去年以失败告终,它今年7月表示,其成员国自2008年以来共实施了2100多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最近撰文呼吁各国重新开启贸易承诺,她说:“抑制自由贸易,将会导致过去数十年给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福祉的引擎熄灭。”她的忠告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在美国,总统选举闹得沸沸扬扬,经济课题是一主要战场,可惜交战双方都在采取极端策略,向全球化开刀。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从2009年到2016年这段期间,世界贸易量的年增长是3%,仅是1980年到2008年期间的一半。世界贸易的低增长加剧了全球化所受到的政治阻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到大萧条之间,全球化遭受到第一次的挫败,在1929年到1932年之间,全球贸易量惨跌了60%,当时世上的主要经济体都兴起保护主义。

跟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相比,今天的世界贸易不只是简单的跨境货物运输和资金的流动,今天各类运输模式都非常先进,加上互联网打破了疆域,所谓的国际贸易已经具有不同的意义。今天,世界若再来一次全球化的倒退,发达经济体把自由贸易的大门关小了,对世界经济的冲击都是难以想象的。

从移民问题到贸易自由化,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感受到巨大经济压力,他们看不到全球化带来的好处,这是造成英国成功脱欧的普遍情绪,现在美国两位总统选举对手民主党的希拉莉和共和党的特朗普都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基本上也是投中产阶级和低层受薪人士所好。  特朗普特别针对中国与墨西哥,说它们抢掉美国工人的饭碗,希拉莉也利用这个课题反攻特朗普,说他的企业也采用大量中国入口的钢铁,助长中国钢铁材料在美国的“倾销”。两人的基本立场是一致的,都在诋毁全球化。所以,无论谁在几天后当选美国总统,对全球化的进程都可能不利,除非他们在激烈的竞选过后能以实事求是的态度面对当前世界经济的现实。

全球化需要大多数国家的政治决心来推动,尤其是发达国家,发达国家若是三心两意,摇摆不定,其他国家也就意兴阑珊,这是为何美国和日本在TPP问题上的带头作用很重要。这也是为何李显龙总理最近三番两次促请美国和日本的国会尽速通过TPP的审核。

李总理日前在一项对话会上对多名工运领袖说,尽管经济增长放缓,新加坡并未陷入经济危机,我国还可以取得正数增长,有些领域还表现耀眼。新加坡贸易量下跌,多个行业受油价下滑影响,与世界多个国家类似。总理发出的积极信息,是一种信心喊话,但全球化受挫趋势,短期内看不到扭转的契机,新加坡应有更长远对策,为经济发展寻找新的动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