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印尼须慎防政治宗教化

早社论

上周五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爆发的警民冲突,反映宗教力量日益被利用而介入印尼政治的危险现象。印尼总统佐科为此宣布延后访问澳大利亚,并宣布就其前副手、雅加达特区首长钟万学所面对的亵渎伊斯兰指控,举行有电视直播的公开听证会,确保调查工作保持透明。他也下令副总统尤索卡拉率领军政首长,接见示威代表,且吁请示威者返回家乡。同时,竞选连任的钟万学表示会配合警方调查。这些果断的危机处理手法,相信有助于缓和形势;但釜底抽薪之道,还是要防止宗教被政治所利用。

反钟万学示威估计吸引多达10万人参加,相信这是自1998年前总统苏哈多倒台以来,印尼出现的最大规模示威。钟万学9月间在一场集会上引述可兰经文,驳斥其对手要穆斯林不要投票支持他的论调。示威者指他此举亵渎了《可兰经》,要将他囚禁、吊死。根据印尼法律,亵渎宗教罪最高可判坐牢五年。国际特赦组织指出,触犯亵渎宗教罪在印尼有越来越频繁的趋向,自2004年以来有超过100人被判刑;可是在苏哈多执政的1965年至1998年间,却只有13人因此获罪。

佐科指控反钟万学的示威是“有政治参与者利用这个形势谋取私利”,并非完全无的放矢。自接任当选总统的佐科出任首都首长的两年多来,钟万学勤政清廉,获得首都市民的支持,因此在明年2月的首长选举中,民调一马当先。但是,和佐科一样的政治外来者身份,让钟万学面对首都政治精英圈的围剿。与他竞选首长一职的是前总统尤多约诺的儿子艾哥斯,以及在2014年总统选举中,败给佐科的普拉博沃将军所支持的文化与中小学教育部前部长阿尼斯。

钟万学的政绩和支持率让另外两名候选人不易胜出,而他敢做敢言的执政风格,却得罪了雅加达传统政治精英阶层且伤害既得利益,成为他们要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钟万学华人的身份和基督教信仰,遂为政治对手所利用。印尼历史上不乏排华的丑陋篇章,苏哈多倒台后的民主化过程,逐渐让华人融入社会主流。对钟万学华裔背景的政治影射,因此是危险且不道德的作为。更必须警惕的是,反钟万学势力操弄宗教情绪的廉价手段,不但违背印尼宪法精神,更可能引狼入室。

印尼自独立以来便注重世俗主义,“建国五项原则”虽然要求国民有宗教信仰,却淡化伊斯兰色彩,更突出民族间的团结。因此,虽然印尼是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其伊斯兰信仰至今无论是在政治上或宗教上都相对温和。世俗主义作为现代化的意识形态之一,不无其政治智慧。宗教信仰属于私人领域,且容易呈现极端排外的副作用。所以让宗教止步于属于公共领域的政治,一方面能确保理性,同时避免对不同信仰者的迫害。反钟万学的势力利用宗教为斗争工具,不啻政治玩火。

这是因为基于极端宗教意识形态的恐怖主义,已经对世界各国的安全构成严重挑战。这类恐怖主义的危险之处,在于个人会因为在互联网被影响而自我激进化。此外,伊斯兰国组织的例子表明,这类恐怖主义不惜一切代价,企图在人间实现天国。随着伊国组织在中东的地盘萎缩,其成员四处流窜,一些逃回本国兴风作浪。印尼政府已经发现了他们试图在国内另起炉灶。主流政客操控宗教情绪以谋取私利,将不智地为这些极端分子提供茁壮的土壤。一旦极端分子成功打入政治主流,原本把宗教工具化的政客也会成为受害者。佐科政府因而有必要严肃看待这起事件,严格守护政治和宗教之间的界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