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特朗普总统的混沌世界

社论

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打破美国政治的所有常规,颠覆众多主流媒体和民调机构的预测,击败了从政经验丰富的对手希拉莉,成功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这场无比激烈和情绪化的选举,充分暴露了美国社会严重撕裂,其结果更否定了华盛顿主流体制所代表的基本价值。缺乏任何政绩且不时语惊四座的特朗普总统会如何施政,外界根本无从推测。这种巨大的不确定,对正在经历地壳式地缘政治变动的世界局势,将意味着更多的风险与挑战。

敏感的全球市场对特朗普胜选的消息即刻做出反应。在选情显示他很可能胜出时,美国三大期货指数一度出现恐慌性抛售,道琼斯下挫827点、标普500下挫107点、纳斯达克100下挫241点;依赖美国贸易市场的亚太股市也纷纷下跌;避险工具如黄金、比特币、日元对美元汇率都上涨。尽管美国股市在特朗普发表胜选演说,加上市场预料联储局面对这个意外的选举结果,可能延后加息而部分回弹,特朗普要恢复给富豪大幅度减税的涓滴经济学,以及他的贸易保护主义立场,都可能拖延美国乃至世界经济复苏的步伐。

其中影响全球经济最大的不稳定因素,莫过于特朗普坚决反对自由贸易协定的政策主张。他认为自由贸易是导致美国经济问题的罪魁祸首,并因而获得失业的蓝领工人的大力支持。因此,亚太国家非但无法再期待美国会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恐怕还必须担心特朗普会采取闭关政策,引发同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战,进一步冲击原本就处于“新平庸”的世界经济。这个情况的后果远超出经济领域。当前世界的基本和平秩序,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全球贸易之上。一旦失去了这个促进国际合作的机制,用战争解决国际纠纷的诱因势必增加。

特朗普的“美国至上主义”也不仅限于贸易,他认为美国的盟国在免费乘搭美国军事保护的顺风车。所以他主张除非盟友增加军事开支,美国将撤回保护伞。这个外交立场,无异于颠覆美国自二战以来的基本国策,所可能造成的影响难以想象。无论敌友,世界各国恐怕都得重新调整自己的安全战略。北约或许可能因而瓦解,进而改变整个欧洲大陆的安全格局;日本、韩国等甚至得检讨目前非核的国防政策。这必将刺激中国和朝鲜,加剧东亚的紧张局势。

此外,特朗普否定全球暖化的事实,表示要解除各类环保管制,甚至废除环保署,意味着刚刚签署的《巴黎协定》破产。科学家已经警告,全球暖化的威胁已经逼近临界点,如果各国不尽快减少碳排放,地球不久可能因极端天候频发而不再宜居。环境的恶化只是其中的一个威胁,另一个威胁涉及大国关系。中美当下的地缘政治竞争,还因为在贸易、环保等领域的合作,使得双边关系斗而不破,有所平衡。如果特朗普推翻美国既有的做法,恐怕会推高大国关系恶化的可能性。

在他的胜选演说中,特朗普再次重申他所领导的不只是一场竞选活动,而是一场打破现状的政治运动。由此观之,他很多貌似竞选言论的极端论述,不是没有可能成为未来的政策。他的政治运动所代表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歧视少数族群、反穆斯林成分,在价值上都是对当前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自由民主体制的反动。这对外容易激化所谓的“文明冲突”,对内也难免要深化自由派与保守派之间的文化内战。如果他不修正自己的立场,美国和世界或再无宁日。

美国人选择政治强人担任总统所可能开启的混沌世界,反过来也将考验其数百年演化而来的体制。特朗普参选至今所表现的藐视一切和喜怒无常,在成为总统后是否能够被体制所制衡和驯服,还是体制反被他的个人意志与基层愤怒的民粹力量一举摧毁,很可能将决定美国甚至世界的未来走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