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韩国政治残局谁来收拾

社论

韩国总统朴槿惠“闺蜜干政事件”演变之快,问题之严重,让韩国人震惊,也让世人侧目。

韩国检方日前以涉嫌滥用职权、强迫交易拘捕总统府前首席秘书安钟范,以及涉嫌泄露机密文件的总统府前附属秘书郑虎成。检方也将传唤总统府前国政宣传秘书安丰根和总统府前总务秘书李载晚进行调查。郑虎成、安丰根、李载晚被称为朴槿惠的“门环三人帮”。他们是从1998年朴槿惠步入政坛18年来,在她左右辅助的三名核心人物。至此,朴槿惠的幕僚核心已被瓦解。

此外,韩国检方很快就会对“闺蜜干政事件”的主角崔顺实提出公诉。同时,检方或将于下周决定是否直接调查朴槿惠。

朴槿惠已经两次向全体国民道歉,但如此有辱国体的事,道歉已没什么作用。民调机构盖洛普4日指出,朴槿惠的支持率不仅已跌到5%,20岁至30岁的年轻人对朴槿惠的支持率甚至跌至仅有1%。韩国政局在下次总统选举之前的一年半期间,可能陷入更大的动荡不安,使原已面对不利前景的经济更加雪上加霜。

在政治上作挣扎求存的朴槿惠试图提名新总理缓解局面,但是这一举措遭到了在野党的激烈反对。前天,朴槿惠对总理提名案做出让步,同意由国会推荐新的总理人选。这一再显示她已失去执政的能力,国会对她失去信心。她目前处境尴尬,有总统之位,没有总统之尊。

她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恢复国家政务的正常运作,问题是朴槿惠本身就是问题所在,她的选项少,而且任何动作都将会不断遭受阻挠,阻力来自反对党,也来自自己党内。反对党甚至质疑朴槿惠的幕僚问政,对她所谓的在内政上“退居二线”极不放心。内政上,她已无力施展,在外交、国防上,她能起的作用也很有限。

在朴槿惠威信荡然无存的这个关头,反对韩国部署美国萨德系统的民间势力如今更加声势凶猛。在外交上,其他国家领导人也不会认真看待一个跛脚总统,韩国也将因此面对“外交空白”。

随着特朗普的当选美国总统,韩国必须尽力争取这位候任总统维持美国对韩国的军事承担。特朗普曾在竞选时高调表示日本、韩国等盟国必须大幅度提高美国驻军费的分担比率,尽管他昨天已表明美军不会从韩国撤出,在和日本首相安陪通电话时也表示愿意加强两国的联盟与合作,但美韩和美日的军事关系还是存在变数。在重大的军事和国际关系问题上,特朗普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提出具体政策思维。但特朗普若完全继承民主党的政策,特朗普就不是特朗普。特朗普的政策走向还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是美国盟友最担忧之处。

崔顺实涉嫌利用政治影响力向大企业筹集巨款,行为形同敲诈,事实上反映出韩国一贯官商利益结合的现象,这是韩国政坛的“常态”,原不足以掀起滔天巨浪。反而是她让自己的女儿“走后门”进入韩国著名大学梨花大学的徇私行为,叫韩国社会哗然。韩国名牌大学竞争之激烈举世闻名,政商利益结合,韩国人习以为常,但“走后门事件”引发出更火爆的政治丑闻,凸显教育竞争下,失败者心中累积的不满,这也同时折射出年轻人反体制的情绪。

在“闺蜜干政事件”中,韩国传统媒体发挥了巨大力量,加上社会的共同声讨,朴槿惠手上的政治资源消耗殆尽。“民无信不立”,不幸的是韩国政局最好的写照。

韩国政治残局谁来收拾,这也许是连韩国人民也无法回答的问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