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防务外交止戈为武

社论

国防部长黄永宏前天在国会答复一个关于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课题口头询问时,阐述了新加坡国防与外交所依据的主要原则。他强调,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新加坡的防务和外交等政策须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确保我国立于最佳处境,在这个竞争激烈的世界环境中生存与进步。

虽然这个由非选区议员陈立峰提出的问题,主要是针对美国宣称其亚洲再平衡战略进入第三阶段可能出现的场景与新加坡的应对之道,但部长在回答时着重说明的,是新加坡总体的防务与外交政策,其中也凸显了我国的防务外交。

作为一个小国,新加坡的政策必须以它的利益为依据,不管其他国家是在作什么盘算,实行什么外交政策,我们的出发点都以新加坡的利益为依归。也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新加坡一路来都秉持广交朋友和维护和平稳定的做法。

值得注意的是部长特别提到了樟宜海军基地。他说,我们寻求和所有国家的军队为友,也鼓励他们使用我们的海港和空军基地作为中转之用。而事实上,许多国家的军舰和潜艇,包括亚细安国家、美国、中国、印度和日本,以至欧洲、南美洲、非洲和大洋洲,都有在樟宜海军基地停靠及使用其设施。

与所有国家的军队为友,也开放我们的军事基地供各国军舰过境中转之需。这很清楚地说明,新加坡的军用设施是为所有友邦开放的,并非只为某些国家打开方便之门。更重要的是,新加坡并不为任何国家提供任何军事基地,这与允许他国使用我们的军事设施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众所周知,我国的防务基于两大支柱,其一是建立可靠的足以自卫的军事力量,其二就是上述的和平防务外交。这种防务外交建基于与区域及世界各国的军队和国防当局建立广泛的交流合作,充分体现止戈为武的具体精神。

在防务外交上,我们可以看到新加坡遵循的原则和其总体外交是一致的,一是独立自主,二是着重依法行事,通过对话等和平手段解决争端。因此,新加坡并不与任何大国寻求结盟关系。在防务上,它和一些伙伴国家建立的是某种合作安排,比方与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马来西亚有五国联防安排,与亚细安成员国也搭建了区域安全框架。而亚细安的国防部长们也与中国、印度、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俄罗斯等国建立了对话机制。

毫无疑问,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和它与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博弈,大大颠覆了亚太地区原有的战略平衡和地缘政治格局,也对新加坡的防务外交以及总体外交带来了新的挑战,面对新的和愈加复杂多端的国际形势,新加坡的小国外交需要具有高度的灵活性和应变力,但应该说,基本原则是不变的,也应是放诸四海皆准的。

国际关系诡谲多变,最明显的例子之一,莫如菲律宾和中国的关系,因菲国总统换人而一夕之间改变。而就在国会问答之间,美国政治也发生出人意表的变局,新总统特朗普入主白宫,必然也会给美国的外交政策,尤其是亚洲政策带来变数。但和新加坡一样,各国外交寻求的也是国家利益的最大化。而在世界各国相互依存达到史无前例高度的今天,所有务实的领导人都应能达致相同的结论,军事手段不能解决问题,遵循对话协商,基于国际法和平解决争端,建立有利于发展的和平环境与互惠互利的关系,才是促进国家利益和引领世界前进的康庄大道。

热词 :

国防部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