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印关系的机遇与挑战

社论

李显龙总理前天与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举行非正式峰会,两国同意成立印尼—新加坡商业理事会,以深化经济关系。新印两国也签署了四项谅解备忘录,以在旅游业、智慧城市、数码经济以及能源合作的领域,加强合作。

在访问期间,李总理也为三宝垄的肯德尔工业园主持开幕仪式。这个工业园是新加坡企业在峇淡岛以外的第一个大规模工业投资,它的总面积是2700公顷,远比峇淡工业园区的320公顷大。李总理表示,除了峇淡、民丹与吉里汶岛的传统投资地点,新加坡企业也有意到印尼其他地区投资。

实际上,新加坡是印尼的最大投资国,去年在印尼的投资达59亿美元,而在今年首九个月的投资已高达71亿美元。在佐科政府的经济政策推动下,新加坡在印尼的投资,有望再上一层楼。

印尼总统佐科在从政前,是一名成功的商人。自2014年他担任总统以来,印尼便积极通过基础建设、工业化与创新,振兴经济。他削减燃油津贴,也给予税务特赦,以筹集发展资金。然而,印尼经济发展的资金需求很大。根据麦肯锡咨询的报告,印尼在未来十年的基础建设,至少需要6000亿美元。因此,在佐科政府的经济改革中,招商引资成为重要的一环。今年2月,佐科宣布放宽外资在49个行业的持股比例。

发展工业园与招商引资,是新加坡的强项。新加坡在中国、印度以及越南开设工业园,并通过它在全球的商业网络,为这些工业园引进外资。早在1990年苏哈多总统时期,新印两国便已在印尼的峇淡岛发展工业园,提供了6万个工作机会。在佐科推行务实的经济政策下,新加坡不仅可在印尼复制更多的工业园,也可在其他领域进行更紧密的合作。

然而,两国的经济合作,必须建立在相互尊重及互惠互利的基础上,才能平稳与持续。自从新加坡独立以来,印尼的一些政客总是以老大哥的心态对待我们。这种根深蒂固的态度,导致双边关系出现分歧,对双边关系的长远发展并没有帮助。

另外,在苏哈多下台之后,印尼进入了一个多党制的民主政治。政党政治的斗争加剧,使印尼的权力结构复杂化。此外,地方政府的利益,也经常导致中央政府的政令不通。印尼国内政治问题外溢,使烟霾以及区域航空监管权等双边问题政治化。再加上印尼一些政客对新加坡存在的妒忌、恐惧与猜疑的心态,也为双边关系添加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新印两国是邻国,面对许多共同的挑战。烟霾问题不仅袭击新加坡,也危害廖内群岛的印尼居民;恐怖主义不仅威胁新加坡,也在印尼造成人命的伤亡。另一方面,两国经济发展的阶段不同,在产业的价值链上,具有很大的互补性。两国的民间交往,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为两国深化关系,提供有利的条件。

肯德尔工业园的开幕,象征新加坡这个小红点,还是能为印尼这个大国做出贡献。正如李总理在开幕礼上所说的,印尼表现良好,新加坡也会从中受惠。我们希望,这种双赢的关系,能延伸到各个领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