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自由贸易仍是亚太所欲

社论

与世隔绝永远无法解决问题,这是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前晚在一项活动上致辞时所提出的观点。兼任筹划国家发展战略的未来经济委员会副主席的陈振声表示,作为小国的新加坡无法选择固步自封的保护主义政策,来应对全球化和科技发展所带来的贫富悬殊问题。他所阐明的是新加坡面对的现实,以及政府对拥抱自由贸易的坚定立场。这也是亚太地区,特别是东亚国家的共同想法。在倾向贸易保护主义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多个国家已经表达了类似的立场。

积极排除内部阻力,在国会推动核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日本首相安倍,前天在国会表示,如果美国背弃TPP,日本将毫不犹疑地转向由中国所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慕斯达法本月14日在国会辩论预算时,也表示一旦确定TPP告吹,马国就会另寻出路,包括更积极参与RCEP,以及与更多国家谈判及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美国在本区域的另一盟友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在上周指出,TPP失败所产生的战略真空,很可能将由RCEP所填补。

除了分别由美国和中国各自主导,TPP和RCEP的差别不仅是彼此不包括对方的主导国,TPP在性质上对成员国提出更高标准的要求,包括环境保护条款、劳工权益保障以及食品安全等。这些要求被形容为世界自贸协定至今的“黄金标准”。不过,TPP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已经被两党候选人所否定。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正式宣布,停止在国会推动其核准手续。就算特朗普上任后不完全否决,美国希望重新谈判TPP的要求,势必不会被其他11个成员国所接受。

自贸协定从来就不纯粹只是经济课题,它涉及更深远的地缘政治均衡,特别是中美在本区域的战略博弈,自贸一直是争取其他国家认同的重要手段。奥巴马去年1月在国会发表任内最后一次国情咨文时,明确地表示TPP将让美国而不是中国继续制定全球交往的规矩。换言之,华盛顿放弃TPP所牺牲的,不仅是庞大的潜在经济利益,更是把在本区域的主导权拱手让出。对于长期依赖自贸来驱动经济增长的本区域国家,必然要另辟蹊径;同样重视自贸的中国,也会尝试满足这个普遍的需求。

本周末在秘鲁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第24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中国准备力推亚太自贸区(FTAAP)倡议。这个雄心勃勃的倡议,不仅要整合经合组织21个经济体参差错落的双边和多边自贸协定,更打算最终把TPP和RCEP统摄进来。从亚太国家的共同利益看,这个继续推动自贸的趋势,基本上相信是众望所归。特朗普若自外于这个大势,最后恐怕非但无法实现其“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竞选承诺,反而会让美国丧失自二战以来在本区域独领风骚的地位。

预言美国将因此沦落或许言之过早,华盛顿庞大的既得利益不可能坐以待毙;特朗普在胜选后也尝试调整其立场。持平而论,他反对的不是自由贸易,而是他认为伤害美国利益,特别是导致传统制造业流失的自贸协定。随着他的执政班底逐渐成形,外界可能还需要一段观察时间,才能真正判断特朗普的自贸政策。但是亚太地区无法长期等候,如果错过黄金时机,美国或将发现“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事实证明,21世纪越来越是亚太的世纪。只要亚太国家继续保持开放政策,在自贸的基础上合作,维持区域安全稳定,避免军事冲突,本区域的前景将无可限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