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以区域力量应对恐怖主义

社论

沙巴东部海域安全问题困扰东南亚国家多年,海上绑架事件层出不穷,而这又是跟菲律宾南部恐怖主义分不开。从区域安全角度来看,直接受影响的国家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三国若一直无法有效缓和局势,将为本区域构成无穷的安全隐患。

继菲与印达成准许对方执法人员进入菲水域跨境执法的协议之后,几天前到马来西亚访问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也跟马国达成类似协议,向马国执法人员亮绿灯,允许马国执法人员进入菲国海域追捕在沙巴外海掳人绑架的绑匪及武装分子。

菲、印、马相继达成跨境追捕合作协议,意义重大,正如马来西亚首相纳吉所说,“这将是解决困扰两国已久的沙巴东部海域安全问题的关键。”印尼早前也允许马国进入该国海域打击犯罪,接下来三国的国防部长将于11月22日在老挝举行会谈,探讨制定标准作业程序的事宜。三国建立三角跨境合作关系是打击区域恐怖主义的一个里程碑。

沙巴东部海域的绑架事件,源自菲南的回教叛军组织多年来跟菲政府所进行的武装斗争。这些组织被中东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看上,经常公开给它们打气,并通过它们吸收东南亚其他受极端主义号召的“圣战者”。马印两国的极端回教组织,与菲南的极端回教组织如盘踞巴西兰岛的阿布沙耶夫叛军(ASG)、菲律宾伊斯兰国支持者组织(AKP)、南拉瑙省(Lanao del Sur)的马巫德(Maute)叛军,以及摩洛伊斯兰自由战士(BIFF)等有很大的渊源,它们之间还密切分享情报和战斗经验。

据印尼《雅加达邮报》报道,印尼智库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IPAC)发布的最新报告(《棉兰老岛亲伊国组织团体及其与印尼及马来西亚的联系》)指出,印、马境内的极端组织对伊国组织的支持已成风气,它们又与菲南极端组织关系密切。

该报告说,本区域各国政府必须留意这种情况并加强相关执法,同时具备这方面的专家;各国加深对菲南恐怖组织的了解是当务之急。

这印证了我国总理李显龙多次表达的忧虑,他提出警告,菲南的极端组织可能成为“伊斯兰国”在东南亚的分支,中东式的恐怖袭击活动已逼近到本区域国家门口。

此外,缅甸的安全局势也在恶化中,不久前,罗兴亚(Rohingya)武装分子在缅甸边界的孟都镇(Maungdaw)攻击缅甸警察,给信奉回教的罗兴亚人和占人口大多数的佛教徒之间的冲突增添了新的变数。以海外为据点的“圣战”分子正利用居住在缅甸若开邦的罗兴亚人的困境,散布极端思想。尤有甚者,罗兴亚武装组织也已跟菲南极端回教组织取得联系。

纵观区域形势,意识形态正把东南亚的极端回教势力统合起来,加剧了本区域国家反恐的难度,而且这也可能使得各国在打击恐怖主义时顾此失彼,所以,本区域国家必须发展出一套整体反恐战略,打恐的努力才能保持持久力。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上台后对菲南极端组织采取了不同的姿态,菲国政府首次与摩伊解在吉隆坡就如何落实双方达成的和平协议重启谈判,为政治解决打开一条出路,是可喜的发展。

菲、马、印三国的跨境执法合作显示高度的灵活性,不为主权问题所困,符合亚细安整体利益。但恐怖主义的威胁仍是很严峻,加强跨境的打恐,并没有办法解决菲南分离组织的叛乱、缅甸的罗兴亚族的坎坷命运和泰国南部回教徒的离心问题,各有关国家仍必须从政治层面认真解决这些影响整个区域安全与稳定的问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