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国的《巴黎协定》考验

社论

在摩洛哥城市马拉咯什参加联合国气候大会的近200国代表,在本月19日凌晨达成一致意见,同意在两年内制定执行《巴黎协定》的方式和规则。

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巴黎协定》旨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计划在本世纪末,把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不超出工业革命前水平2摄氏度的范围内。威胁人类生存的全球暖化,正考验着这一代人的历史良心。各国对《巴黎协定》的承诺,也会决定今后世界的地缘政治格局。

中美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也是碳排放大国,它们在应对全球暖化的严峻挑战时,不但发挥中流砥柱的领导作用,也可能是决定其成败的关键。因此,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今年9月,在杭州召开的20国集团峰会上,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共同将《巴黎协定》批准文书,交存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时,两国都获得了世界舆论的肯定。一方面,中美的参与让协定具备了更强的国际信誉;另一方面,两国在环境课题上的合作,有助于缓和双方在地缘政治竞争上的紧张关系。

然而,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却可能带来变数。特朗普一再质疑全球暖化现象是一场“骗局”,并多次恫言要退出《巴黎协定》。尽管在当选后,特朗普多次修正了竞选时的各种激进立场,但在全球暖化课题上,他却丝毫没有改变。特朗普准备任命的环保署署长人选艾贝尔,向来否认全球暖化现象。虽然不具备任何自然科学训练背景,艾贝尔在华盛顿游说团体当中,却以反对环境科学、反对环保政策著称。他甚至主张让美国农业恢复使用被证明有害的杀虫剂。

特朗普所主政的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他在竞选时主张要最终废除环保署。他与艾贝尔都反对奥巴马所实施的清洁能源计划,同时要求废除对大企业排放废气、污水等的环保管制条例。一些美国环保团体担心,以特朗普反环保立场的激进程度,一旦付诸实行,足以让美国的环保成绩倒退数10年。可以预见,美国国内在特朗普上台后,必然在环保课题上发生激烈的斗争。在这样的环境里期待美国在应对全球暖化上扮演领导角色,无异于缘木求鱼。

深受环境污染伤害的中国,已经意识到不能再以牺牲环保为代价,无止境地追逐经济增长。因此,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別代表解振华在美国总统选举投票前的11月初,罕见地批评特朗普“逆潮流而动”的环保立场。有消息称,特朗普抱怨退出《巴黎协定》所规定的四年期限太长,有意用签署总统令的捷径,直接废除美国对《巴黎协定》的法律义务。出席马拉喀什大会的中国代表团表示,中国愿意和美国继续就应对全球暖化合作,但是北京的政策和行动不会受外界干扰。

就如特朗普反对自由贸易协定,可能拱手让出其引领世界经济合作的领导权一样,退出《巴黎协定》,将让美国丧失在国际舆论的道德高地和地缘政治影响力。东亚国家已经开始自求多福,准备靠拢在由中国力推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来保持区域贸易的开放格局。马拉喀什大会主席迈祖阿尔已经暗示,美国在气候变化合作方面的领导地位,可能被中国所取代。

一份最新的报告指出,北极圈今年的平均温度,竟然比平时高出20摄氏度,海冰也是自2012年以来最薄的一年。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说,今年有可能再破历史纪录,成为地球最热的一年。特朗普总统选举胜出的政治操作手法,被舆论形容为“罔顾事实”,可是事实不会因为他的随意扭曲而消失;不承认全球暖化不等于其不存在。美国如何面对《巴黎协定》考验,影响的不仅是自身的国际领导地位而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