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增长财富的可持续之道

社论

新加坡居民的整体家庭财富持续增加,根据瑞士信贷最新发布的报告,新加坡的家庭财富今年提高了2.9%,总资产高达1.1万亿美元。至于当前全球讨论最激烈的贫富差距现象,报告形容新加坡的情况为“适中”,18%的成人人口财富少于1万美元,比全球的79%低了许多。一半的成人人口(中位数)财富为10万1000美元,排名全球第九位。要继续提升新加坡家庭的财富,经济增长必不可少;然而要能持续增加财富,却必须有效减缓贫富悬殊的现象。

报告说,2016年全球的财富增长有限,可是亚太地区却是增长最快的。虽然报告没有说明,其中的原因应该显而易见。亚太地区数十年来一直推动自由贸易,鼓励资金、技术、人才、货品和服务的流通。因此,尽管欧洲地区出现了英国脱欧、美国选出了主张保护主义的总统,亚太国家却仍然积极推动更多的自贸协定。新加坡就是典型的例子,其国际贸易与投资总量,相当于国民生产总额(GNP)的三倍半。

以全球为市场的国际竞争,一方面为新加坡创造财富,另一方面也因为竞争的压力巨大,让部分国人喘不过气来。他们质疑一味追求经济增长的政策,呼吁“放慢脚步”,甚至表示愿意用低增长或零增长,来换取更为从容的生活节奏。然而这并非国际经济的实况。全球化的竞争的确残酷,而且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作为没有腹地的小国,退出竞争根本就不是可行的选择。如果不通过国际竞争来促进经济增长,家庭财富的萎缩必然是迟早的结果。

然而,因为全球化竞争导致贫富悬殊,而希望“放慢脚步”的主张,却并非全无道理。贫富悬殊作为全球化的副产品,已经越来越成为很多国家必须克服的挑战。那些处理得不好的国家,就会发生诸如脱欧或特朗普式的保护主义政治反弹。可是,全球化与贫富悬殊不必是孪生关系。如果社会存在政治共识,政府又能灵活反应,在开放经济竞争的同时维持社会的包容性与凝聚力,不一定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这又回到该如何平衡自由市场与政府管制的老问题。诚如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昨天所指出,要确保我们的社会与经济保持“负责任”的增长,除了政府必须确保公平正义,企业也应当肩负起道德义务,不能一味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虽然比全球的79%低了许多,我国人口中有18%的成人仅有少于1万美元财富的现象,还是要得到应有的重视。鉴于新加坡的高生活成本,这18%人口的处境,或许会比那些低收入国家的群体更为艰难。

绝对的社会公平无疑是不可能也是不可欲的,任何社会总会存有相对不幸的群体。但是如何不让他们被社会的持续发展抛在后头,却是任何包容性社会所必须正视的问题。财富并不等同于收入,就算不能显著改善这群人的财富状态,从改善他们的收入和减轻生活负担着手,也未尝不是可以切入的角度。从各类社会、医疗、就业补贴到“技能创前程”等计划,都是政府正在做的;企业如何改变盈利为最高和唯一目标的心态,也会决定社会最终的包容程度。

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贫富悬殊不但是个道德之恶,也是无法持续的社会状态。保持新加坡人财富能持续增长,必须得建立在符合公平正义的原则之上。一个总资产高达1.1万亿美元的社会,完全有能力照顾到所有的成员。维持门户开放,与全球经济竞争,是增加财富的不二法门。与此同时,确保所有社会成员都能在过程中受益,才可能让这样的财富增长可长可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