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极端主义抬头的隐忧

社论

由联合国与柬埔寨共同组成的特别法庭前天驳回两名前红高棉领导人的上诉,维持两人危害人类罪名及终身监禁刑罚。

现年90岁的农谢(Nuon Chea)曾是前红高棉政权的第二号人物,地位仅次于总书记波博(Pol Pot,也译为波尔布特)。现年85岁的乔森潘(Khieu Samphan)曾任柬埔寨国家主席,他是在世的红高棉前领导人当中,须对柬埔寨大屠杀负上最大责任者。两人在2014年因战争罪和反人道罪被判终身监禁。

在1975年至1979年红高棉掌权期间,有多达200万人因劳役、饥荒、疾病和政治处决而死。受害者包括知识分子、少数族裔人士、前官员和他们的家属。

农谢与乔森潘目前还面对联合国特别法庭的另一场审讯,他们被控对越南裔与穆斯林少数族群进行灭绝大屠杀、逼婚及强奸。之前一些红高棉前领袖在面对司法制裁之前就已过世,其中包括1998年病逝的波博。

红高棉的恶行昭彰,当时广受国际关注,也曾为美国好莱坞电影的题材,亚细安在国际论坛上曾经积极发声,谴责发生在东南亚区域内的危害人道罪行。柬埔寨的战乱导致后来越南的入侵,使亚细安的区域安全蒙上阴影。

对前红高棉人道罪犯的罪责追究,跟二战以后审判前德国纳粹和前日本军国主义战犯,同为现代历史的重要一页。其意义在于,警惕世人任何形式,任何名义下的违反人道的罪行都不能受到姑息。

今天的世界和平受到的威胁来自国际恐怖主义,也来自区域性的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天在议会中警告,民粹主义与政治极端主义正在西方民主国家抬头,而社交媒体上假新闻的力量,也可能推动民粹主义的兴起。她指出:“在环球化趋势下,(政治)辩论正在全新的媒体环境中进行。如今,人们意见的形成方式已不像25年前那样。”

她警告,有人利用假网站、僵尸网络等在互联网上“操纵”民意,“我们必须学习应对这个现象,并在有需要的情况下对其进行监管”。默克尔这一番言论肯定是有感而发,眼前欧洲和美国正在出现的势头,已对西方民主制度构成威胁。看到问题的根源是一回事,民主国家的政治领袖是否具有打击负面势力,如制裁网络上的假新闻的政治勇气则是另一回事。

今天网络媒体的发达,一方面扩大了人们的信息量,另一方面,假消息假新闻也大行其道,最危险的是,单纯依赖网络信息的人越来越多。民主国家每逢大选期间,竞选者既利用网络上的社交平台,又畏惧社交平台,因为社交平台是两面刃,可以助选也可以受其伤害。最近美国的总统选举,共和党特朗普的胜选,面簿给他发挥了极大效果,而败选的民主党希拉莉则等于是网络选战的牺牲者。

特朗普在选战期间的含有种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以及反移民的言论,姑且不论其是否仅为竞选策略,但在网络上,他所散播的想法已被别有居心者充分利用,所以,特朗普一当选,美国社会上种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者情绪高昂,士气大振,他们挑战美国吸收外来移民的政策,并也制造出零星暴力事件,使到选战中对美国所造成的分裂有进一步加深的隐忧。特朗普在正式上台后会不会把促进社会和谐,弥合族群裂痕列为重要的国内政治议程已成为一个世人关注的焦点。

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军事实力最强的国家,美国若走上民粹主义的道路,它又将如何高举正义的旗帜,参与国际上的事务;美国社会若滋长种族主义,也等于为世界其他国家立下负面榜样。特朗普也曾在选战中没有顾忌地宣示其孤立主义的色彩,一个走孤立主义又纵容国内种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美国,对世界人道主义将是个灾难。

所以,我们不能假设红高棉式的非人道罪行已成历史,不可能再来。历史可以重新包装重新上演,正如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所说的“人类是健忘的”,红高棉在上世纪70年代犯下的罪行,其实是不太远以前的历史,但即使是柬埔寨首相洪森已警告不宜再揭开旧伤疤,反对继续向前红高棉领导人提出新的起诉。这种“宽容”,对不起当年的无数受害者及其后人,毫不足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