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朴槿惠的困兽之斗

社论

面对一波强过一波的公民集会抗议,以及本党国会议员可能联手在野党,在国会发动对自己的弹劾,被政治丑闻困扰多时的韩国总统朴槿惠,前日突然打破对自己去留的沉默,表示愿意提前结束总统任期,一切交由国会决定。然而这一步不排除是她以退为进的政治手段,在打破国会朝野共识之际,拖延检察官因总统豁免权而暂时无法开展对她的调查。这意味着韩国政治危机还将延烧,同时可能对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的局势带来影响。

韩国民众在朴槿惠涉嫌图利闺蜜的丑闻被揭发后,至今已经连续五个周末,在总统府青瓦台前举行50万人至150万人的示威集会,要求她立即下台谢罪。民愤也反映在调查数据上,最新的民调显示,朴槿惠的支持度仅剩下4%,基本上已经丧失了任何有意义的执政合法性。出于政治上的大是大非以及力求自保,朴槿惠所属的新国家党此前表示要配合在野党,在国会发动弹劾总统程序。在她表态交由国会决定去留后,新国家党对弹劾案的态度开始松动,决定延后一周再对弹劾案进行表决。

朴槿惠愿意提早下台的表态,很可能是一种政治手腕。首先,从解决因丑闻所导致的政治动荡局面而言,总统直接宣布辞职,是代价最小的方式。朴槿惠舍此不由,把球丢回给国会,被批评为并非真心要下台。如果不获执政党的全力配合,韩国在野党要在国会发动弹劾程序,可能将旷日费时,甚至无疾而终。此外,韩国检方在起诉朴槿惠闺蜜崔顺实,以及总统亲信安钟范和郑虎成的犯罪时,已经把总统形容为“共谋”。失去总统豁免权的朴槿惠,会立即被检察官起诉,所以很难认定她会自愿丢弃总统职位所提供的法律保护伞。

因此,这场因朴槿惠滥权而引发的政治危机,恐怕还将继续延宕下去。这场政治危机对韩国的政治和司法体制,无疑是严峻的考验。至今,韩国的国会发挥了制衡的作用,检察署也扮演了独立的司法角色。尤其难得的是韩国民众的公民意识。在发现朴槿惠涉嫌滥权犯法后,韩国民众发起了一轮又一轮要求她下台负责的示威。尽管朴槿惠一再道歉,可是韩国民众仍旧不依不挠,并没有因为基于对政党或政治人物的认同,而沦为是非不分的“基本盘”。

这场政治危机冲击的不仅是韩国的内部政治。由于朴槿惠已经丧失了统治正当性,她已经无法有效领导韩国政府应对朝鲜的核导弹威胁。韩国与日本在11月23日正式签署备受争议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就引起在野党和民间的激烈反对。协定让韩日可以不经过美国,直接分享关于朝鲜核武器与导弹的相关情报。这本来有助于韩国应对朝鲜的安全威胁,可是因为朴槿惠的政治处境,导致协定也连带被波及。

另一个可能受到冲击的事项,是韩国同意部署美国的萨德反导弹系统。韩美在7月8日正式宣布于韩国境内部署萨德,引发中国和俄罗斯的强烈反对。在野的共同民主党和国民之党均认为萨德无法保护韩国,反而会恶化韩中关系,因此也反对部署。随着朴槿惠失势,在野党可能也会在国会里重新检讨萨德部署事宜。五角大楼昨天表示,不担心韩国的政治发展会影响部署萨德的计划。

在世界各地当前兴起的民粹主义风潮里,朴槿惠的去留也有可能引发更深层次的政治危机。首尔以南的城南市市长李在明,在这轮要求朴槿惠下台的示威中崭露头角。绰号“韩国特朗普”的李在明主张无条件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并表示会效仿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大刀阔斧的风格,拆解韩国家族式经营的财阀企业。李在明在距离还有一年的总统大选的民调已经后市看起,排名第三。如果他当选,势必将牵动东北亚局势的变动。朴槿惠的困兽之斗延长政治危机,或许会促成这样的结果。

热词 :

朴槿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