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缅合作大有拓展空间

社论

正在新加坡访问的缅甸国务顾问兼外交部长翁山淑枝,受到国家领导级别的接待,显示新加坡重视她在缅甸今后的政治和经济发展与改革的影响力。新缅两国正如李显龙总理所说是“坚贞不渝的朋友”,缅甸在最困难时期,新加坡对它不舍不弃,坚信它总有一天会回到国际社会上。

新加坡和缅甸将启动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并开展更新两国避免双重课税协定的讨论,两国合作将在多年打下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

在缅甸军人长期执政期间,美国主导的西方国家对缅甸实施严厉经济制裁,在很大程度上迫使缅甸走向封锁和自闭,经济发展停滞。为了协助推动缅甸的政治开放和改革,亚细安国家长期与缅甸进行“积极的接触”,甚至排除一切障碍把缅甸纳入亚细安的大家庭,至今已19年,缅甸基本上已融入亚细安重协商的文化和政治环境。

回顾过去,亚细安拒绝跟着西方的音乐起舞,起着一种平衡作用,缅甸军人政府几年前向翁山淑枝的反对派伸出和解之手,分享政治权力,让缅甸的政治改革沿着一个和平的路子过渡,避免了动乱,而翁山淑枝没有采取报复手段,以全国和解的大局为重,缅甸现在才能把注意力转到经济改革上。

两国合作非始于今日,新加坡曾经积极参与缅甸旅游业、海港设施的发展。在亚细安国家中,新缅经济关系最为密切,我国去年是缅甸的第三大贸易伙伴,排在中国和泰国之后。投资方面,截至今年4月,新加坡是缅甸的第二大投资伙伴,仅次于中国,累积投资额高达130亿6000万美元(177亿4700万新元)。缅甸去年成为我国第28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去年达35亿4000万新元,比前年高出9.6%。

新缅在1999年签署避免双重课税协定,李总理今年6月访问缅甸时,与缅甸总统廷觉和翁山淑枝讨论透过更新该协定和启动双边投资协定,以进一步加强两国经济联系,并开拓更多商业和投资机会。从昨天起,持有普通护照的新缅公民,来往两地只要逗留不超过30日并符合现有入境条件,就无须申请签证。新缅也将加强航空连通,推动两地的旅游和商业活动。可预料的是,两国接下来将会有更多跟进动作,促进双方的合作深度。

此外,新加坡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在许多方面都可以给缅甸提供经验的借鉴,从新加坡的反贪制度到小贩中心的运作,翁山淑枝都表示出极大兴趣。新加坡协助缅甸设立的职业培训学院已在去年开课,培训款待与旅游业和工程方面的学员。该学院还设有电机技能与电子和设施管理院校,随着缅甸发展步伐的加快,新加坡经验可助其一臂之力搞培训的领域当不止于此。两国也许可以设立正式的政府级委员会,推动经验分享的合作关系。

多元化应是双方合作的方向,缅甸政府2014年首次核发营业执照给九家外资银行时,两家新加坡银行榜上有名(华侨银行和大华银行)。新加坡国立大学及新加坡管理大学的法学院也于2014年和曼德勒大学法律系签署谅解备忘录,促进新缅大学在法律教育方面的协作。目前在我国生活、工作和念书的缅甸人约达20万。

缅甸全国和解来之不易,至今部分地区仍有中央和地方少数民族的武装冲突,它尤其必须处理好和罗兴亚人的族群关系,制止难民潮,避免给亚细安邻国带来社会和治安问题。维持一个稳定的政治环境,缅甸才能持续吸引外来投资。

缅甸原本就是资源丰富,幅员广大的国家,但人民教育素质有待提升。其发展潜能无可限量,新加坡工商界应抓紧缅甸所提供的多元机会,多了解缅甸,多接触缅甸。

Display Title (ZBcom): 
联合早报社论:新缅合作大有拓展空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