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打破跨境投资的藩篱

社论

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中国福建宏芯基金收购半导体公司爱思强的计划。爱思强是德国公司,在美国设有分支机构。这是奥巴马任期内,第二次否决中国的投资项目。五年前,奥巴马也以同样的理由,使一家中国公司放弃风力发电厂的投资项目。

其实,还有不少中国的并购项目,由于无法通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安全审核而告吹。今年初,荷兰飞利浦便是因为无法获得审批而放弃脱售在美国的发光二极体(LED) 照明公司给中国投资者。此外,清华紫光控股原本要向美国西部数据公司注资38亿美元,最终也因无法通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批而胎死腹中。

然而,持衡来看,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安全审查,不完全针对中国企业。在2014年,它收到147个并购项目,其中24个与中国企业有关,21个的投资方涉及英国,另外15个是加拿大。其次,中国的一些海外并购项目虽然受到挫折,但还是有许多投资项目顺利完成交易。其实,在“走出去”的战略下,中国在2015年成为资本净输出国,投资流量跃居全球第二位。

在全球化的时代,资金流动加速,跨国企业无国界,促进了跨境投资与并购。但最近几年来,全球化出现逆转的现象,跨境投资也面临更多的阻碍与干扰。资本输出国与输入国有必要打破跨境投资的藩篱,以促进资金的流动以及技术的转移,从而达致全球经济的再平衡。

从资本输入国而言,国家安全考量无可厚非,特别是中美目前处于战略竞争白热化的时期。奥巴马否决中国公司的风力发电厂投资项目,因为它是在俄勒冈州一个海军基地附近。另一方面,中国企业纷纷通过收购技术公司以获取先进技术,特别是半导体相关公司,也引起所在国的忧虑。在美国否决的并购项目中,不少是科技类的资产,特别是那些被视为可用于军事用途的技术。

然而,“国家安全”的考量范围若持续放大,将使一些原本是纯商业投资的并购,蒙上政治的色彩,从而为跨境投资与并购,设下不必要的障碍。过去,国家安全主要是与国防工业有关。今天,国家安全还涵盖食品安全、能源、金融与环境等等。因此,跨境并购的变数增多。

此外,保护主义也导致一些跨境投资受到挫折。美国西部快线公司原本计划与中国铁路总公司合作,在拉斯维加斯与洛杉矶之间建立高铁。但美国联邦政府规定,高铁车厢必须在美国制造,而在美国国内却没有这类公司。因此,这个合资项目无法获得银行融资而叫停。

对于资本输出国而言,在全球化逆转及保护主义与民粹主义抬头之际,跨境投资与并购应考虑当地的承受程度,并为当地带来实质的利益,特别是工作机会。罔顾环境问题而进行掠夺式的投资,或通过并购进行市场垄断,都可能引起猜忌与反扑,从而拖累后来的跨境投资。

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进入了资本输出的攀升期。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日本一样,中国在境外的大规模投资与并购,难免会引起当地的忧虑与不安。此外,中国海外并购的主体要不是国有企业,就是与官方有密切关系的投资者,这也为中国的跨境投资带来额外的麻烦。上个月,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甚至向美国国会建议,禁止中国国有企业收购美国企业。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发表的保护主义言论,如果付诸实行,将可能引发贸易战,而跨境投资与并购也将受到冲击。在过去几十年来,跨境投资促进了资金的流通,也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此外,跨境并购也让企业在优胜劣汰中提高效率。在全球经济疲软乏力之际,资金输入国与输出国有必要携手合作,重新启动经济引擎,并在经济发展的道路上,扫除跨境投资的障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