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叙利亚停火中东地缘政治改观

社论

紧接着今年2月和9月的两次停火都以失败告终后,叙利亚又一次传来了全国停火的佳音。这次由俄罗斯和土耳其促成,主要反对派参与签字的停火,与前两次有本质上的差别。虽然昨天有消息说,敌对双方在中部的哈马省和首都大马士革外又有冲突,但看来停火协议大体上得以维持的可能性是较高的。

前两次停火基本上只是美俄之间的协议,希望缓一缓气,结果都在几个星期内就破局。战争有关各方都互指对方破坏停火。但9月之后,叙利亚内战形势出现急剧的转变,并在阿勒颇之战形成一个转捩点。

自9月停火失效后,叙利亚政府军在俄军支援下,加紧围攻被反政府武装占领的第二大城市阿勒颇,阿勒颇进入围城状态。到11月底,政府军取得重大进展,控制了阿勒颇东部八成左右的土地。12月22日晚,叙政府军宣布完全收复阿勒颇,最后一批反政府武装人员已全部撤出。

重新夺回阿勒颇,是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这场近六年的内战中所取得的最大胜利。阿勒颇战役的明显结果,是美国和西方世界支持的逊尼派反对派武装大势已去,而俄罗斯和伊朗所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军,则尝到内战爆发以来最大的胜利果实。

最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的停火协议,主要是由俄国和土耳其政府谈判达致的,美国完全缺席,更没有欧洲国家的身影。谁是赢家,谁是输家已经了然可见。最大的赢家,无疑是俄罗斯和总统普京;其次是支持阿萨德政权的伊朗及其所领导的“什叶派国际”。

叙利亚内战于2011年爆发,反对派武装势力在美国、欧洲以及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逊尼派国家支持下,誓言一定要迫使阿萨德下台。而阿萨德政权苦战数年,节节败退,到了2015年时仅有效控制约四分之一的领土,形势岌岌可危。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普京总统决定出手解救盟友。这是叙利亚内战的第一个重大转折点。

但更重要的发展,应是俄罗斯和土耳其的靠拢与合作。俄国出兵叙利亚后,俄土关系曾因土耳其在土叙边界上空击落一架俄战机而冷却。不料,土耳其今年7月发生一场未遂政变,马上又改变了土耳其与俄国及欧美的关系。总统埃尔多安在政变前夕接获莫斯科通风报信,逃过被炸死的厄运。埃尔多安和普京随即宣布两国关系解冻。这一戏剧性的转变,也为叙利亚停火带来了契机。

叙利亚内战最终的输家,包括美国与欧洲国家,还有沙特阿拉伯所代表的逊尼派保守力量。它们干预叙利亚内战的结果,可谓一败涂地,不仅没有达到扳倒阿萨德政权的目标,还制造了数百万的叙利亚战争难民,其中数以万计的穆斯林难民涌向欧洲,成了欧洲各国当前最严重的社会和安全问题。

叙利亚新停火协定距离和平和重建仍然遥远,但起码给这饱受内战蹂躏的国家一个喘息和恢复的机会,也可能因而制止一度汹涌澎湃的战争难民潮。更值得注意的是,这场由内战演变出来的大国代理人战争,已明显改变了整个中东的地缘政治格局。

与此同时,向来由逊尼派所主导的阿拉伯世界,经此一役也已全面改观。沙特阿拉伯所代表的逊尼派不仅在叙利亚内战中一无所得,在也门试图打击伊朗所支持的什叶派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也遭遇顽强抵抗,人员、武器和财力不断耗损,胜利的希望却日益渺茫。逊尼派主导的时代或已终结。

尤其突出的是由俄国与土耳其所主导的停火协定,把美国完全排除在外,似乎在宣告美国与北约高举人权大旗,主导世界局势时代的结束。美国即将迎来频频向普京示好的总统特朗普,他不可能延续奥巴马的中东政策,反倒可能与俄国联手打恐(伊斯兰国组织)。中东地缘政治出现如此戏剧性的转变,实属出人意表,其后续发展当然更值得关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叙利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