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特朗普和普京“蜜月”能维持多久

社论

即将在本月20日离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以俄罗斯利用黑客干预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为由,宣布驱逐俄罗斯驻美的35名“疑似间谍”的外交人员,并关闭俄国在纽约和马里兰州被指“从事情报活动”的两个办事处。俄罗斯的普京总统没有立即以牙还牙,还表示会等到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宣誓就职后,根据其新的外交政策再做出回应。这得到一向对普京推崇有加的特朗普的赞赏。特朗普上任后能否让美俄关系取得实质改善,将改变今后大国博弈的地缘政治格局。

就奥巴马在下台前对俄的外交大动作,出现了截然相反的解读。从国内政党斗争的角度看,奥巴马是在为特朗普上任前设定新的外交障碍,避免他的政策转向,过度背离既有的对俄外交方针,伤害美国的全球战略利益。特朗普个人遍布全球的商业利益,其中也包括了在俄罗斯的房地产投资。这个潜在的利益冲突让美国安全部门感到不安,也使得俄罗斯黑客通过泄露希拉莉竞选团队电邮,来打击她的选情的推论更具合理性。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奥巴马的外交反击行动也反映了美国实力大不如前。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等情报机构,对俄罗斯干预总统选举信誓旦旦的指控若属实,则相当于俄罗斯对美国发动了一场影响深远的网络袭击,性质不亚于准战争行为。特朗普在俄国的商业利益可能左右其对俄外交、他对普京近乎个人崇拜式的敬仰态度,以及莫斯科因其执政而有望取得的外交收获(包括可能解除对俄国因侵占克里米亚半岛而蒙受西方的经济制裁)等因素,在在显示美国的国家利益会遭到损害。奥巴马驱逐俄国外交官的做法,暴露了华盛顿反制手段和能力的不足。

这并非孤立事件,也不纯粹关系到美国总统个人的好恶。美国在最新的叙利亚内战停火协议中缺席,拱手由俄罗斯连同与美国关系恶化的土耳其,以及美国死敌伊朗主导,和2003年小布什挥兵伊拉克,在中东如入无人之境的风光对比,甚至在2011年改由法国带头的北约轰炸利比亚,推翻卡达菲政权相比,美国所领导的西方世界,在短短数年间于中东影响力的式微,表明华盛顿在全球外交上已经不再叱咤风云,在面对其他大国时必须瞻前顾后——中国海军在南中国海当面捞走美国海军潜航器,而后者莫可奈何,是2016年美国实力不再的具体写照。

尽管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在外交上有实质作用,国家间的利益矛盾,毕竟还是国际博弈的决定性因素。美国同以色列的传统关系,以及在阿拉伯半岛的石油利益,意味着美国不可能完全放弃中东。北约盟友与俄罗斯的战略紧张,也是华盛顿必须考虑的战略利益。同时,美国宪法精神所信仰的自由民主理念,仍然无法与普京所代表的强人政治妥协。这些结构性的冲突,势必制约特朗普和普京的蜜月期。特朗普若过度背离美国的国家既得利益,将面对自身的政治危机。

一个最大的潜在变数,莫过于中国的持续崛起,对既有的大国外交的冲击。一如冷战期间美国主动拉拢中国,联合次要对手打击主要对手苏联一样,没有理由排除,面对中国越来越大战略压力的美国不会重施故伎,展开联俄制中战略的可能性。如果是这样,则特朗普与普京的蜜月期,或许会比想象中的长久;而大国博弈的动力,恐怕也将因此改观。对于最能直接感受到中国崛起影响的亚太国家,在2017年都必须进一步检讨既有的外交假设,避免在风云诡谲的大国博弈里翻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