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维护本地中医百年慈善传统

社论

上个月,新加坡中医师公会建议中医界更妥善运用善款,公会属下的中华医院也正在探讨能否按市场标准,向有能力负担者收费,以及根据家庭收入情况,审核药费减免申请等。

不过,根据本报昨天的跟进报道,这个提议在中医药慈善团体中没有引起太大共鸣。受询的中医药慈善团体都不打算,也表示没有条件去调查病人的支付能力。受访负责人认为滥用的情况并不普遍,还强调行医治病的宗旨是对病患一视同仁。

我们很欣慰地看到,本地各主要中医药慈善团体都能不忘初衷,并决心维护本地百年来的中医慈善传统,施医赠药,为普罗大众,尤其是低收入贫苦社群服务。这种精神既值得赞扬,也应该继续大力发扬。

中医药在本地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正式的名分,也不受承认,因此一直在整个医疗体系中扮演次要角色。近年来,由于有了较系统的训练、考试和鉴定,中医地位提高了,但传统中医药也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挂牌中医师诊所收费的市场化。看中医不再便宜了。

所幸的是,像同济医院,新加坡佛教施诊所,大众医院,善济医社,中华医院等慈善医疗团体,仍然屹立中流,承传和发扬着本地华社弥足珍贵的施医赠药的优良传统。同济医院更是150年来坚持“施医赠药、分文不收”,着实令人敬佩。除了上述几大中医药慈善团体,华社中也还有好些慈善福利团体如善堂,德教会等,继续保留每周定期施医赠药的活动。这种服务不仅惠及华社,也惠及其他少数族群。

儒家文化有个优良传统,对有抱负的读书人来说,不为良相,则为良医,即使无法在政治上为民服务,也要当个悬壶济世的好医生。本地传统中医继承了这种悬壶济世的优良传统,因此,长期以来,很多人学了中医,都能投身于慈善医疗行列,即便有了自己的诊所,也会每周拨出时间,到上述各中医药团体提供义诊服务。

过去百余年来,不知有多少中医师默默地也不求回报地贡献了他们的专长,服务黎民百姓,他们在退休时往往只得到一张很简单的褒扬奖状。对于这众多始终保持悬壶济世情怀的医师们,我们确实应该给他们崇高的敬礼。

毫无疑问,一直在支撑着施医赠药传统的另一大支柱,是华社另一个值得崇尚的精神,乐善好施。许多人,包括月入不算高的工薪阶层,只要有机会,都懂得为医疗慈善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到同济医院看病拿药,同样也会按本身的经济能力乐捐善款。大体上,华人社会还保留着知耻的文化,所以,滥用慈善医疗的人始终只属少数。

理论上,按家庭收入收费是一种公平的做法,如同政府医院采用的支付能力调查(means testing)。但在技术上,首先就面对无法通过政府机构查实病患的家庭收入,和所拥有的资产等个人资料的问题。而更值得思考的,是越向市场主义靠拢,也等于是越和一视同仁、施医赠药的慈善精神相背离。

保留华社的各种优良传统,是每代人的任务,施医赠药和悬壶济世是我们先辈华人社群留下的优良传统之一。同样的,捐助慈善也是我们的优良传统,我们应该继续维护之和发扬之,任何的根本性变动,不是不可,但采行之前,必须集思广益,做更客观、深入和全面的探讨,免得未得其利,先见其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