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警惕网络间谍干预民主选举

社论

美国情报部门首脑和两党参议员1月5日确认,俄罗斯政府通过黑客入侵行为和泄密手段,影响美国去年11月举行的总统选举。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说,俄罗斯总统普京下令窃取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电子邮件的行动。

中央情报局、国家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早在12月中已一致确认,俄罗斯干预了美国总统选举,目的是破坏希拉莉选情,以协助特朗普当选。联调局和国土安全部12月29日发表13页报告,指控俄罗斯黑客在2015年中,通过电邮把恶意链接发送给美国政府和政党的1000多人。2016年初,俄国黑客发送第二波恶意软件电邮,并成功入侵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网络系统,窃取了数以万计的文件和电邮。当中包括不利于希拉莉选情的内容。俄国通过第三方,向维基泄密发放这些文件。

维基泄密于2016年7月公开民主党的电邮,显示该党主流派曾与希拉莉联手,打压党内初选另一参选人桑德斯。维基泄密10月再公开希拉莉竞选总干事波德斯塔的电邮,显示克林顿基金会没有向国务院呈报曾获得外国捐款等负面消息。

尽管俄国否认美国的指控,希拉莉确实在竞选后期的一系列负面新闻中失分,而不受看好的特朗普则从中得利。有人说,这是美国的因果报应。据美国宾州卡内基梅隆大学政治学者雷文统计,从1946年至2000年,美国有过81次干预他国大选。

黑客入侵早已成为各国警惕和积极防范的网络安全威胁。如今几乎所有事物都联网,包括关键基础设施、重要数据库、政府和企业的网络系统,还有日后的物联网和车联网,防范网络攻击将变得更加困难。2016年底,美国佛蒙特州电网曾遭俄国黑客入侵,虽然黑客没有启动恶意代码中断电网的运作,但此袭击说明了网络安全的极度脆弱性。

目前看来,新加坡政府决定将公务电脑断网,是明智之举。去年6月,政府宣布从今年5月起,公务员将拥有两台电脑,公务电脑一律禁止连接互联网,另一台非公务电脑则可用来上网。公务电脑是政府数据进出系统的终端,也是黑客最易入侵的薄弱环节。防范网络攻击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竞赛,如今连具备强大网络防御能力的美国也着了道儿,我们的做法还是比较主动和稳妥的。

美国大选被干预,还揭露了深层次的国家安全威胁,即利用所窃取的有害信息,影响舆论和选举结果的网络间谍行为。俄国以亦真亦假的信息左右美国选民,虽然没有破坏基础设施,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对美国政治体制和价值观可能造成深远的影响,是对国家主权的严重侵犯。从本质上看,这是两大老牌竞争对手的宣传战、信息战,但由于战场是全国大选,武器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因此美国自己也还拿捏不准要如何应对这一全新的战争模式。为报复俄国,奥巴马政府已驱逐35名俄国外交官。鹰派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则认为,俄国此举形同“战争行为”,应该对俄采取更严厉的制裁。

德国为防假新闻影响今年的全国大选,正组建一支有超过500人的假新闻防御中心,重点向易受假新闻影响的群体提供“思想政治强化教育”。美国国务院也曾设立“反假消息部队”,但奥巴马政府担心激怒俄国而取消了这一措施。

要应对这一新型网络与国家安全威胁,恐怕还是得回到全面防卫,特别是建设强大的心理防御能力。国民必须熟悉国家的制度和政府的思维,懂得在“后真相”时代辨别真假信息,具备对国家利益的思辨能力。这么一来,平日的资讯流通保持透明更显重要;而主流媒体也必须自强自重,不断提高自身判断力,坚守专业,在信息混淆时,继续作为大众可信赖的平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民主选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