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欧盟未来系于德国

社论

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加布里尔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专访时警告,欧洲联盟走向分裂“不再是不可想象的”。他认为,这意味着德国必须加大对欧洲一体化的投入,以免欧盟解体遗祸子孙。加布里尔是社民党党魁,是总理默克尔所领导的联盟党的联合政府一员。鉴于德国在欧盟举足轻重的地位,加布里尔的说法非常值得关注。欧盟的存在在历史上是要解决欧洲所谓的“德国问题”,发展至今已经成为稳固国际秩序的重要支柱。一旦欧盟分裂,其影响必然是深远且严重的。

欧盟的雏形是1952年由德国和法国所发起的欧洲六国煤钢联合体。这在政治上是为了消弭德法两国争夺欧洲霸权,导致两次世界大战的民族仇恨。同时,二战后大英帝国式微、美国和苏联崛起的新地缘政治变化,也让德法这两个欧陆传统大国有必要联手。1965年联合体升级为欧洲经济共同体,并逐步吸纳包括英国在内的西欧各国。1993年共同体升格为包括政治、外交和安全合作的欧洲联盟。1999年“欧元”作为共同货币,加深了欧盟一体化进程,也让其发挥更大的国际影响力。

然而,欧盟自成立以来,特别是欧元区建成之后,却面对诸多难以解决的矛盾。尽管是联盟形式,也基本取消了边界管制,各成员国对自身主权的身份认同,还是高于对联盟的认同。欧元更因为各国共享统一货币但各自保留了财政预算主权,结果导致了2009年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德国所主导的舒困援助配套,强迫陷入危机的所谓“欧猪国家”采取财政紧缩政策,减少公共支出,使得这些国家的民众对欧盟离心离德。希腊在当时甚至一度考虑退出欧盟,改投俄罗斯怀抱以寻求经济援助。

欧盟的另一大挑战是与俄罗斯的关系。在苏联解体后,欧盟的安全威胁短暂解除。可是,欧盟并没有利用这个历史契机与莫斯科建立战略互信,反而积极东扩,吸纳前东欧集团的成员国。由美国主导的北约也乘机东扩,在俄国门前进行军事部署。这一方面造成了后来俄国强行并吞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引发冷战以来欧洲最大的外交危机;另一方面也因为波罗的海三个小国的主权完整,面临了随时会与俄国军事摊牌的风险。

东扩的结果让欧盟的成分更参差不齐,成员国不一致的经济发展程度,加剧了内部的矛盾紧张。因欧盟军事干预而引发的北非诸国难民,经由巴尔干半岛和地中海大举进入欧盟,利用其无国界的便利聚居发达成员国,直接挑起了各国排外的民粹主义风潮。英国公投脱欧,尽管更多是不满原东欧的经济移民压低了工资,北非和中东穆斯林难民涌入欧盟所引发的恐怖主义威胁的想象,恐怕也是原因之一。

英国的脱离已经让欧盟的未来蒙上阴影,欧陆国家民粹主义的兴起,可能让法国极右派民族主义者执政,进一步加剧欧盟的崩解。一些富足的原西欧成员,也因为不满大量穆斯林难民的出现,而开始要求重新恢复边界管制。这些政治上的挑战,加上此前的主权债务危机所累积的不满,让欧盟越来越成为欧洲民众的众矢之的。默克尔在开放国门给难民后,因为社会关系紧张和伊斯兰恐怖袭击的挑战,最终也不得不改弦易辙,反映了民意大势的压力。

作为唯一有实力协调和领导欧盟事务的国家,德国的政治责任无形中加重了。这是加布里尔在专访里提出警告的时代背景。欧盟一旦解体,欧洲可能恢复到20世纪初主权国家间博弈冲突的困境。对于所有成员国,失去欧盟的集体力量,它们将一起在国际事务上被边缘化。中国崛起、俄罗斯想复兴帝国荣光和美国新总统的单边主义思维,将让全球形势变得更难测。失去了欧盟庇护的欧洲各国,处境恐怕会更加不利。唯有德国选民放弃自私心理,支持政府投入资源维护欧盟,才有可能挽狂澜于既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欧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