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冷静处理装甲车事件

社论

我国九部装甲运兵车及其装备,在去年11月23日遭香港海关扣留,至今已有一个多月。香港当局至今尚未公布扣押我国军事资产的原因,引起坊间不少的猜测。在地缘政治风云巨变的年代,关心国事的国人,也对这起事件感到焦虑,特别是它对新加坡与中国双边关系的意义。

这批装备是我国武装部队在台湾举行例常海外军训后,通过商业船务公司运返国门途中,在停靠香港葵涌集装箱码头时遭扣留。在这期间,我国国防部先后发布六次声明表示,新加坡期待事情圆满解决,以及要求香港特区政府归还资产。

前天,我国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在国会上回答议员问题时指出,遭扣押的装甲运兵车及其装备是新加坡政府的资产,在国际法下,享有主权豁免权保护,也即是一个国家的资产不可被另一个地方扣押或充公。他表示,这个国际法原则受多个国家和地区承认,包括新加坡、香港与中国大陆。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在国会上也指出,透过恰当的司法程序处理这个事件是最好的做法,不需要把事情政治化,也不需要进行“扩音器外交”。他表示,“扩音器外交”只会火上添油。

确实,在中美战略竞争白热化的背景下,许多原本是简单的技术问题,在政治化后都节外生枝,异变为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评论这起事件时,屡次强调“一个中国”的原则,并表示反对任何国家与台湾进行军事合作,而有中国媒体甚至表示,“最好把装甲车没收送到钢铁厂去回炉”。

其实,新加坡向来恪守“一个中国”的原则,也不偏离我国与中国在1990年建交时所达成的谅解,包括在台湾的军训。此外,新加坡也积极促进海峡两岸的关系,在1993年促成了汪辜会谈。在经济领域方面,两国的合作尤为紧密。在2015年,两国将双边关系定位为“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在很多方面,新中两国都有很大的互补性。

然而,身处地缘环境诡异的东南亚区域,新加坡这个小国也有自身的核心利益,那就是维护我们的独立与主权。新加坡外交的基本原则是广结善缘,避免被迫选边站,以拓展我们的回旋空间。在中美关系上,新加坡认为,两个大国既有竞争,也有合作。因此,新加坡根据本身的国家利益,在不同的课题上做出选择。

例如,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新加坡是创始国之一,而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新加坡也扮演积极的角色。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新加坡是这条世界重要航道保持安全与自由通行的利益攸关者,因此重视国际法的保护,也积极维护南中国海区域的稳定。

在多极化的时代,国无大小,更需要根据国际法办事,以维系基本的国际秩序。当然,大国在争取自身利益时,比小国有更多的手段和实力。在面对自身利益的外交矛盾时,新加坡一贯的做法是以低调及平和的方式,阐述及维护我们的立场,并在法理上占据制高点,以争取国际舆论的理解和支持。因此,新加坡对建立一个以规则为主的国际秩序,异常执着,因为这是小国避免丛林法则的最佳保障。

我国政府这次援引国际法处理装甲车遭扣押的事件,希望有助于减少政治化的干扰,把事件化繁为简。目前,球在香港那一方,香港海关有必要尽快提供扣押我国军事资产的法律依据。另一方面,国人也不必对此事过于焦虑。法律途径虽然是长路漫漫,但却是小国维护国家利益的最佳选项之一。我们切勿自己乱了阵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