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亚细安须团结面对保护主义抬头

社论

去年英国通过了脱欧公投,美国选出了非建制派人选出任总统,欧洲因就业和移民问题,对一体化进程信心动摇。许多国家对于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中的平等互让精神产生了怀疑,认为日后只能单打独斗,单边推进自己的利益。李显龙总理前天在第36届亚细安旅游论坛开幕式上指出,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中,亚细安对于东南亚国家而言,犹如一艘重要的救生艇。

诚然,亚细安经过半个世纪的共同努力,建立起互惠互利互助的合作关系。然而,任何船只经历了50年的风吹雨打,必然需要回到基地进行大规模检视与整修。亚细安去年成立亚细安共同体,今年庆祝成立50周年纪念,是时候探索下一个50年的角色和机遇。

亚细安是上个世纪冷战时期,为对抗苏联共产主义集团势力,沿着中南半岛进一步南下的产物。四个前西方国家殖民地(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于1967年8月18日成立亚细安,文莱、越南、老挝、缅甸和柬埔寨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先后加入。亚细安未来仍有可能进一步扩张,潜在成员国包括巴布亚新几内亚和东帝汶。

亚细安与欧洲联盟都在推进其区域一体化进程。两个组织的成员国都非常多元,民族、文化、语言、社会、经济等高度相异。亚细安和欧盟最大的不同在于整合速度。欧盟在短短40年间完成一体化的重要步骤;而亚细安从1967年成立至今,只进展到亚细安共同体的阶段。

亚细安这种整合步伐,一度遭到质疑。批评者认为,冷战结束后没有了意识形态的威胁,亚细安少了继续往前进的理由和推动力。然而,欧盟的快速扩张和忽视抚平差异,反衬出亚细安按部就班让时间推进人心整合,或许才是更恰当的一体化进程。东南亚本来就不是一个政经人文面貌相近的区域,仅仅是西方国家在冷战时期,为了将这一区域同亚洲大陆区分开来,而提出的地缘概念。要将如此不同的众多国家快速地在政治、财政、货币、外交、安全、法律、人口等层面,像欧盟般进行整合,是揠苗助长。

然而,这并不是说亚细安的下一个50年将无甚作为。世界走向区域化是大势所趋。要与其他大国及实力强大的区域组织协作及竞争,东南亚国家不可能、也不能单打独斗。作为一个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体的区域,唯有团结才是力量。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日前表态不看好欧盟,说欧盟是“德国的工具”,预测接下来会有更多国家脱欧,还说欧盟的防御体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已然过时”。面对一个若即若离的盟友,欧盟成员国事实上必须更加团结,以欧盟作为救生艇,迎接一个不明朗的国际秩序。

亚细安也是如此。主张保护主义的特朗普及其可能触发的欧洲保护主义苗头,赋予了亚细安新的存在意义和发展动力。亚细安成员国的成长,得益于以国际法和多边条约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在自我调整因应新的大国博弈之余,也要极力维护这种有利于国际贸易的秩序。亚细安一直是国际贸易的积极参与者。2015年,亚细安吸引了1210亿美元的外资,占当年全球外资的7%,贸易总额达2.3万亿美元,全球贸易额占比排在中国、美国和德国之后。不论是正高速增长的印度尼西亚、越南、缅甸等,还是发展相对成熟的马来西亚、泰国和新加坡,提高关税或增加贸易壁垒等保护主义,将扼杀这些国家的成长机会。因此,亚细安必须团结起来面对这一共同危机,对保护主义、反自由贸易、反全球化说“不”。

亚细安是一个拥有超过6亿人口、国内生产总值(GDP)达2.57万亿美元的庞大市场,与中国、美国、日本、欧盟同为世界主要经济体。我们必须精诚合作,确保亚细安继续作为成员国可以依赖的出口市场,让它成为带动成员国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亚细安成员国只要能做到经济互惠互利,其他层面的合作较容易水到渠成,进而推动下一个50年的发展里程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