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区域安全架构充满变数

社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履行竞选承诺,正式签发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行政命令。虽然亚太区域的国家对这个决定,早已有心理准备,但是它们还是对特朗普的决定,感到失望与无奈。

签订该协定的亚太国家,正在致力挽救这个协定。日本首相安倍表示,他将继续努力说服美国接受多边贸易协定。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则表示,他与协定签约国日本、新西兰与新加坡交换了意见,并不排除没有美国的TPP。他也指出,中国加入TPP是有可能的,也鼓励印度尼西亚及其他国家的加入。另一方面,TPP的挫折也为中国所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简称RCEP),创造契机。

原本,TPP及RCEP泾渭分明,前者不包含中国,后者不包含美国。随着美国放弃了TPP,多边贸易协定最终如何演变,还是一个未知数。对本区域而言,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浪潮是否会动摇它对本区域的安全承担,则是更大的隐忧。

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在本区域的军事存在,扮演了安全稳定器的角色。在相对稳定的战略环境下,亚太区域的国家致力于发展经济,成为全球的亮点,而美国的企业也从亚太区的繁荣与稳定中受惠。

这个多年来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已被视为理所当然。然而,随着冷战的结束及中国的崛起,区域的战略环境出现了变化。美国在2009年提出“重返亚太”的策略以及中国强势的外交行为,显示区域安全架构正在重新组合。

然而,中国最近首次发布的《亚太安全合作白皮书》表明,“中国推动构建亚太安全架构,不是另起炉灶,不是推倒重来,而是对现有机制的完善和升级。”实际上,中国政府多次表明,太平洋够大,足以容纳中美两国,并欢迎美国继续在本区域扮演积极的角色。另一方面,中国的战略学者及专家最近也表示,中国有必要避免“战略透支”的风险,并将重点转回国内的紧迫任务。

无论如何,中国的崛起,意味着它在区域安全架构中,最终将扮演重要的角色。不过,在现阶段,美国在本区域的军事存在,对区域的稳定还继续发挥作用。美国在本区域的军事承担一旦动摇,将导致区域权力格局的失衡。日本及韩国可能在军备上做出更大的投入,而区域国家之间的新仇旧恨并发,也可能根据丛林法则解决。

虽然特朗普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并声称要检讨与盟国的防务安排,但是美国在本区域存有巨大的经济与安全利益,不太可能贸然将战略领导权拱让。尽管如此,特朗普退出TPP及美国亚太安全战略的摇摆,确实为本区域的安全架构,添加许多变数。此时此刻,区域国家难免都会各自做出盘算。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山幕丁前天在新加坡主办的论坛上便指出,如果美国撤出亚太区,亚细安各国应共同面对这挑战,透过巩固与加强现有区域多边安全机制,如亚细安国防部长会议与“亚细安加八”防长会议,以“填补真空”。他强调亚细安团结的重要性。与此同时,由于亚细安国家的政治制度与外交重点不同,他建议亚细安一些成员国根据共同的安全课题,自行组织起来,最终构建一个安全与团结的亚细安共同体的基石。

全球局势风云巨变,区域国家有必要通过多边的合作,确保新的区域安全架构,能循序渐进及平稳地建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TPP 特朗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