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国收紧移民政策影响深远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发行政命令,严格审查来自七个所谓“失败国家”的民众入境,引发美国国内乃至国际社会巨大的反弹。大批美国民众聚集在纽约、华盛顿、洛杉矶的国际机场示威抗议,声援受困机场入境大厅的外国移民。同属西方阵营的英、法、德、加拿大等政府也对禁令公开表达关切。联合国难民署等国际机构对禁令表示反对。美国自由派申请庭令,挑战禁令涉嫌违反美国法律甚至宪法。但是,白宫以保障主权国家的安全为禁令辩护,却不无其正当性。

由于禁令所针对的七国恰好都是伊斯兰国家,而且在草拟与执行过程中,缺乏与相关机构有效的协调沟通,自颁布以来在美国各地的国际机场均造成极大的混乱。美国和不少国际舆论都指控禁令歧视穆斯林,违反人道主义精神甚至美国宪法。由于不少持有美国绿卡的合法外国人遭池鱼之殃,至今已有两名联邦法官判定禁令违法。一些民主党参议员和众议员更亲自到机场,要求移民官员遵守庭令。美国行政、司法和立法三权公开冲突,如此现象实属罕见。

收紧移民政策是特朗普的主要竞选政见之一,连同其全然提倡以美国利益为先的保护主义主张,存在逻辑上的一贯性。这些都是他所代表的反对全球化的美国民意希望看到的政策。这部分民意认为,全球化所导致的资本与人口无节制地跨境流动,一方面剥夺了美国人的就业机会,另一方面以极端穆斯林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可能借此渗透,造成安全威胁,所以必须更严格管理国境。因此,美国自由派与主流媒体纯粹从经济效益与人道主义的角度,抨击反对移民禁令,只会增加社会对立,继续各说各话,让反对移民的一派更支持特朗普。

紧接着移民禁令,特朗普也签署另一政令,下令五角大楼在30天内提呈打败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计划。这反映了他一贯要提高美国国家安全的政策主张,也解释了移民禁令为何被对手指控为“反对穆斯林”的原因。世界恐怖主义的宗教极端性质,由于这些年主要绑架了伊斯兰,所以一直在美国成为不易公开讨论的禁忌。尽管他后来否认针对穆斯林,特朗普以蔑视“政治正确”的姿态,直接把国家安全同穆斯林挂钩,固然犯了美国和国际主流舆论大忌,却获得支持者的肯定。

由此视之,移民禁令的制定与执行过程被对手指责为粗糙,就不免令人怀疑可能不全然是特朗普无心之过。作为缺乏过半选票当选的少数总统,增加反对者与支持者的敌对情绪,有助于巩固特朗普的民意基本盘。从他上台至今的言行来看,如果姿态没改变,这很可能是特朗普未来四年执政风格的基调。这种高度政治化的施政,对内很可能制造一波波的政治危机,对外也因美国的全球影响力而导致不稳定的国际关系。

外界感到担心的原因,在于一旦对立冲突成为美国国内政治的常态,华盛顿势必无暇外顾。一些国内政治斗争,也可能波及对外政策。美国外交会否更为不确定,并提高美国的敌人乃至其他大国的误判,都增加了地缘政治失控的风险。就如这次收紧移民政策,其被指为歧视穆斯林的色彩,恐将成为伊国组织招兵买马的免费宣传。对美国高科技产业而言,限制外来人才入境,将打击其创新力和国际竞争力。从政策效益上看,特朗普在国家安全与振兴经济施政上的政治化操作,结果恐将南辕北辙。

一叶知秋,对于国际社会而言,移民政策收紧表明特朗普的反全球化立场坚定不移,因此,中美爆发贸易战乃至更坏后果的可能性不容低估。欧洲民粹主义者是否会受到鼓舞而成功执政,国际自由贸易体系会否因此瓦解,建筑在其上的世界基本和平环境能否继续,都成为各国今年必须高度正视和积极应变的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