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演变中的美国亚太战略

社论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上任后首访亚洲盟国韩国与日本,反映了总统特朗普并无法忽视本区域的安全,对美国战略利益的重要性。相对于其前任所推动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特朗普抱怨盟国占美国便宜、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扬言检讨美国“一中政策”等一系列旨在实现“美国为先”的重商主义策略,让区域既有的安全格局出现重大变数。特朗普政府若未能尽早确立和阐明其亚太战略,特别是对华外交,将对本区域数十年来所享有的和平环境,造成巨大的挑战。

尽管乌克兰东部地区近日爆发流血冲突,俄罗斯也不再公开否认其背后策动的角色,让面对特朗普轻蔑以及土耳其倒向莫斯科的北约进退维谷,马蒂斯仍然选择首访亚太盟国,显示美国的安全与战略利益关注,已经从大西洋转移到太平洋。

朝鲜积极发展核武,乃至试射针对美国的洲际导弹,固然对美国与日韩构成威胁,真正左右华盛顿亚太战略的因素,却非崛起的中国莫属。因此,探讨美国亚太战略的演变,必须审视华盛顿如何看待中美关系的未来。

从特朗普竞选以来的各类表述,他主要是把中国当做经济上的威胁,认为中国利用国际自贸体系,以及恶意操纵本币等手法,赚取美国外汇并摧毁美国制造业。所以,他认为有必要通过各种手段,包括检讨与台湾关系和反制中国在南中国海主权声索等北京视为核心利益的问题,逼迫中国重新谈判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协定。特朗普为此所招揽的阁员和亲信,不乏对华鹰派。中美关系会否因而恶化乃至失控,越来越牵动区域国家的神经。

特朗普的内阁财经团队就有《被中国扼杀》纪录片制作人纳瓦罗出任新设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形容中国为“保护主义大国”的商务部长罗斯、表示自由贸易使得中国壮大为超级大国的贸易代表莱特西策等。摩根士丹利亚洲前主席罗奇日前就撰文批评特朗普“新政府的反华偏见可谓前无古人”。此外,国务卿蒂勒森曾承诺要终止中国在南中国海造岛,甚至暗示对中国岛礁进行海上封锁。特朗普首席策略师班农甚至预言中美在南中国海必有一战。这些强硬表态,势必让区域国家惴惴不安。

华盛顿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已经让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失去了经济基础,使得特朗普亚太战略的军事色彩更加突出。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主张,则可能削弱区域国家对美国的支持。

与此同时,中美的经贸联系也不如以往厚实。由于中国本土企业的激烈竞争、人工土地成本持续上涨、外资不再享受超过中国本土企业的税务优惠等诸多原因,许多美国公司开始撤离中国市场。这会间接降低中美军事对抗的机会成本。

在这个大背景下,马蒂斯在访问韩、日时发言的内容与姿态,自然备受关注。他在韩国坚持部署萨德系统的必要性,强调美国对韩国核保护伞的承诺;在日本重申美日安保条约涵盖钓鱼岛/尖阁诸岛,尽管引起北京的不快,并没有背离美国至今的防务方针。最关键的是,马蒂斯在批评中国撕碎了区域国家对北京的信任之后,却认为美国当前没有必要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抑制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扩张行为,而是应尽量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

出生行伍的马蒂斯熟知中国兵法,明白“止戈为武”“兵者不祥之器”等道理。相信这也是区域国家的基本共识。特朗普要颠覆既有经贸格局,可能不惜同中国展开贸易战,借此把美国利益最大化,恐怕将改写华盛顿的亚太战略,为本区域带来不确定性。

在这个过程中,他或许会把台湾和南中国海课题作为对华博弈的工具。但是各界都希望华盛顿决策圈意识到其中的风险,体会“得道多助”的哲理,勿因为“美国为先”,而牺牲了区域国家的根本利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