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国打恐忌再点火苗

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6日访问设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美国中央司令部时承诺,美国及其盟友将击溃恐怖主义,绝不让极端分子在美国落地生根。不过,他没有透露打败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战略细节,也没有说明他会继承还是取消前朝政府目前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行动计划,尤其是资助叙利亚反政府武装重夺伊国组织大本营拉卡市的任务。

打击“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之一,如今他入主白宫,自然成为他拟订外交和国内政策的核心原则之一。1月28日,他签署行政命令,下令美军在30天内拟定“打败伊国组织的全方位战略和计划”。特朗普很可能将改变前总统奥巴马“从后面领导”的战略思维,投入更多资源主导伊拉克的打伊行动。此外,鉴于特朗普有意改善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所以美国可能同俄罗斯进一步协调在叙利亚的打伊行动。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30日就说,俄国总统普京与特朗普通电话时表明,打击恐怖主义是俄美国际合作的重点,只要有政治意志,俄美联合打击伊国组织的合作形式有“无限可能”。另有迹象显示,特朗普正在改变原有的武装库尔德族的立场,同时调整对流亡美国的土耳其反对派居伦的态度。居伦被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视为心头大患。根据最新报道,特朗普和埃尔多安7日深夜通电话时,同意两国在叙利亚拉卡市和巴卜市联合展开打伊行动。

特朗普承诺积极打伊是好事,而且目前可能正是根除伊国组织的关键时刻。伊国组织在伊叙的力量自2016年底以来已大幅削弱。去年12月底,伊拉克总理阿巴迪乐观预计,可以在三个月内肃清伊国组织在摩苏尔的圣战分子。今年1月中,伊拉克军队全面控制底格里斯河以东的摩苏尔地区。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伊拉克军队缴获的伊国组织文件显示,外籍圣战分子士气低落,出现窝里反和开小差的情况。很显然,打伊战事已来到关键点。倘若国际反恐联军能把握时机,相信能将伊叙境内的伊国组织核心分子连根拔起。

然而,特朗普的打击“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主张,将反恐与反伊斯兰划上等号,是有极大风险的一步棋。扭曲恐怖主义的本质,可能导致政策制定出现偏差,移民禁令就是最明显的例子。特朗普宣称要“从地球表面根除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但只看到发生在欧美的恐怖袭击,对发生在穆斯林国家的恐怖袭击视而不见。事实上,穆斯林才是面对最严峻威胁的群体。据统计,2015年有将近四分之三的恐怖袭击遇难者死于以穆斯林为主的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的恐怖袭击。

反恐专家早已认定,伊斯兰只是极端分子的工具,恐怖袭击与有无宗教信仰完全无关。1月29日,加拿大魁北克市清真寺的六人死亡枪击案,很可能是因憎恨穆斯林而起。据报道,干案者是一名法裔加拿大人,是一个支持法国极右政治人物勒庞及反女权主义的排外主义者。2011年,挪威发生的爆炸和枪击事件,凶手布雷维克也是一名极右分子,和宗教恐怖主义无关。

特朗普曾抨击奥巴马和前国务卿希拉莉不愿将恐怖主义和伊斯兰划上等号。奥巴马认为,当前威胁世界安全的是“暴力圣战恐怖分子”,而不是伊斯兰这一宗教信仰,更不是广大的穆斯林,所以美国并不是与伊斯兰开战。任内发生九一一恐怖袭击的前总统小布什,也没有给穆斯林和伊斯兰贴上恐怖主义的标签。他在九一一事件后向全国发表讲话时,强调“恐怖的面孔不是伊斯兰的真正信仰”。

特朗普的非除掉“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而后快,有西方与穆斯林为敌、文明冲突的质变可能性,坐实伊国组织所说的“21世纪十字军东征”的指控。欧美可能出现更多的“伊斯兰恐惧症”,中东、东南亚等穆斯林世界可能出现更多反弹,成了极端分子宣扬极端思想和招募人员的便利借口。本区域正对抗极端恐怖主义威胁的国家如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多元种族和宗教信仰的社会结构也将面对更大的威胁。

热词 :

恐怖主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