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从源头打击网络罪犯

社论

中央肃毒局发布的年度报告,凸显它认为值得关注的两大趋势。首先,去年在网上购买毒品或吸毒用具遭拘捕的人数,从前年的30人激增至201人。其次,超过六成的被捕嗜毒初犯未满30岁,而这些年轻人对毒品的态度,比以前更为开放。

在互联网的时代,网购更为便利,货源更多。贩毒集团利用互联网无国界的便利,在网上兜售毒品;而线上交易避免了面对面的接触,也让嗜毒者更大胆地以身试法。

除了网上毒品交易,本地发生的网络诈骗案件连续第四年上升。警方上个星期发布的报告指出,去年网上爱情骗子的案件,从前年的385起激增至636起,诈骗总款额高达2400万元;同期,假冒中国官员诈骗的案件,从零上升到487起,受害者损失总额达2300万元。

手机及社交媒体的普及化,为网络罪犯拓展了运作的空间。大多数的网络罪犯跨越国境,受害者在发现受骗后,往往投诉无门,自叹倒霉。由于网络罪犯身处他国,因此得以逍遥法外,导致网络骗案变本加厉。

教育是对抗网络犯罪的第一道防线。中央肃毒局通过社交媒体和科技,加强宣导工作,向年轻人灌输防范毒品的意识。警方也与全国罪案防范理事会展开反诈骗的公众教育,包括设立防诈骗咨询热线。在社交媒体的空间,朋友互通信息,以警惕层出不穷的诈骗手法。

其次,有效的执法,可提高犯罪集团的犯罪成本,从而达到阻吓的作用。新加坡对付贩毒集团从不手软,举世皆知。贩毒集团在衡量风险与回报后,知难而退,转向犯罪成本较低的国家。因此,本地总体的嗜毒情况,受到控制。然而,对于网上购买及兜售毒品的趋势,我们不可掉以轻心。

虚拟世界为网络的不法之徒提供掩护,使执法机关鞭长莫及。不少外国的贩毒集团,公然在网上兜售毒品。他们通过邮寄的方式,将毒品送到本地的嗜毒者手中。在一般的情况下,执法机关只能通过拦截没收毒品,或逮捕在本地的嗜毒者,而在外国的供应方则丝毫不受损。对于网上毒贩而言,这是一个回报很高而风险很低的作业。

网络诈骗案件也一样。犯罪集团在外国通过电话干案,即使东窗事发,他们还是不需要付出任何的代价。有些犯罪集团甚至利用本地人当“钱驴”,将不义之财转到这些不法之徒的户头。不少钱驴因此而遭法律制裁,但犯罪集团则无迹可寻。

因此,在网络时代,执法机关跨境的合作尤为重要。要真正捣毁犯罪集团及提高犯罪成本,有必要从源头做起。

上个星期,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执法机构就联手捣毁四个网络爱情骗局集团,逮捕了34个人,其中13人来自尼日利亚。这些不法之徒涉嫌在新马两地干下108起骗案,骗取总额640万元。根据警方的文告,这是新马警方首次成功地联合打击诡计多端的网络爱情骗局集团。如果新马两地的警方能趁胜追击,寻求尼日利亚政府的合作,相信会更有斩获。

其实,在源自中国的网上情色骗局案件激增后,我国警方就曾寻求中国公安部的协助。去年,中国公安部展开两个行动,在当地扣留了140多名嫌犯。这类在新加坡发生的网上情色骗局,也从2015年的1177起下降至去年的779起。

打击跨境罪案,需要国与国之间的合作,这涉及到主权的问题。然而,在对付跨境的网上贩毒与网络诈骗方面,国与国之间应该嫉恶如仇,让犯罪集团无所遁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