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谨慎维持良好的财政状况

社论

国会结束了对新财政年政府财政政策的三天辩论,人们注意到,财政部长王瑞杰在提出预算案及总结辩论时,除了一再强调谨慎的重要性外,也很明显地再三表达了政府对未来财政收入的慎思远虑。

用他自己的话说,是除了开支要谨慎和有效,我们也得设法通过新税或是提高税率来增加岁入。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个国家的财政开支,基本上全靠岁入,如果入不敷出,就得面对财政赤字问题。而事实上,从2005年起,每年的总税收已不足以应付总开支。

今年的预算案也不例外。总的开支预算是750亿元,而预算岁入则约为694亿元。虽然岁入和开支都增加,但开支的增加幅度大过岁入。因此,出现了约56亿元的基本赤字,远大于去年的27亿元。

然而,今年的财政收支结果仍可能和去年一样出现一定的盈余,估计是约19亿元。这是为何?原来除了税收,我们现在多了一个财政“水喉”,也就是来自储备金的净投资回报贡献。今年这笔钱达到了141亿余元,与去年的143亿余元相差不远。

不是每个国家都有这么一笔额外的财政收入,这是政府多年来实行谨慎政策,并善用盈余与储备金明智投资所得到的回报。这是值得国人庆幸的。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回报并不是持久不变的。实际上,由于整个世界的投资环境越来越困难,要取得可观回报也越来越不容易。所以,根据过去多年来的平均回报率计算的回报贡献,难保不会有一天出现低于预期的情况。

而与此同时,政府每年的开支预算却是有增无减,也难以减少。这主要是因为发展开支和社会开支不断地增加,但岁入却难以同步增加,因为新加坡经济已进入成熟发展阶段,每年可预期的增长率不高,意味着岁入增加也会减缓。其次,人口急速老龄化所需的开支,尤其是医疗开支必将节节上升,其他基础设施开支也将有增无减。

以上种种因素说明,财政部长所发出的警示并非杞人忧天。政府必须未雨绸缪,尽早为未来可能出现的财政赤字做好应对方案,确保我国财政状况能持久保持良好。但在这个时候来猜测哪些税率会有所变动是不必要的,以政府现在的财政状况,应付短期财政需要是没有问题的。我们必须考虑的是长远的可持续性问题。

可持续的意思是预算案必须能不断保持相对平衡,收入应付得了支出,并尽可能做到有盈余,以加强我们的储备后盾。不过,正如上述,面对一个越来越艰难的增长与投资环境,加上激烈的国际竞争,平衡预算的挑战性必然越来越大,中长期来说,一些税率的调整或新税的出现几乎是无可避免的。

政府面对的挑战在于生财有道,同时保持税率的公平性和可持续性。公平性意味着实行累进式税率,能力越强的人必须负起更大的缴税义务。可持续性则必须考虑到新加坡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能力。正如部长所指出的,一个可持续的税制,基本上也必须是能够奖赏个人努力和公司的企业精神。换言之,我们的个人与公司税率不能像一些国家那样高,一味的劫富济贫,甚至造成仰赖公共救济者的懒散态度,但要拿捏得恰到好处,殊非易事。

除开设法增加税收,我们也必须尽可能地节约开支,该花则花,该省则省,决不能以为国库充实就可挥金如土。也许很少人注意到,在这次的预算案里,政府已带头节约,今年各部门的开支预算顶限,又进一步下调了两个百分点。政府所要传达的讯息是明确的,量入为出,将会是政府一直遵守的财政玉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