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是时候管制遍布全岛老虎机

社论

随着新加坡足球总会第一次举行理事选举掀起的风波,中峇鲁足球会去年靠29台老虎机取得3680万元收入,经媒体广泛报道后,本地近90家私人俱乐部共经营约2000台老虎机,每年入账上百万千万元的信息跟着曝光。老虎机室成为私人俱乐部赚钱的主要工具,引来国会议员和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的关注,纷纷呼吁当局加强管制这些赌场之外的老虎机运作,并警告这些“小赌场”对嗜赌者带来的潜在祸害。

这些遍布全岛各地的老虎机室只限会员进入,但一般公众通常可以马上加入成为会员,会员费甚至低至5元,一些则允许非会员可在会员签名担保下进入玩老虎机;而要进入本地两家赌场,国人则必须缴付100元的入门费。相比之下,一些国人特别是退休人士,就涌到私人俱乐部开设的老虎机室消磨时间,老虎机室成了嗜赌问题滋生的温床。

固然有数据显示,玩老虎机上瘾的个案只占少数,但容易进入和方便所带来的诱惑力不容忽视。根据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的数据,目前约有1400人申请自我禁门令,禁止自己进入其中24家老虎机室,而也只有这24家私人俱乐部有执行自我禁门令的安排。

相较两家赌场各拥有2500台老虎机,自我禁门令数目达28万5000人,不受管制的老虎机室,在实施自我禁门令方面远远做得不够。

老虎机是逃避现实的赌博游戏,赌徒呆在老虎机室的时间更久、投注更多,因此也是最容易上瘾的赌博游戏,从后果上看,它对赌徒本身和家庭的影响,与其他赌博游戏并没有差别。

上世纪90年代中,把老虎机引入足球俱乐部的构想,是要确保这些球会有稳定的收入,进而推动专业的足球联赛。但如今,为俱乐部以及足球运动提供“金援”的,是许许多多与足球沾不上边、上了年纪的“老虎机迷”,这样的现状让人无法接受,也绝不是长远之计,暴利的经营模式公开后,更必须面对社会道德的拷问。

私人俱乐部必须有足够的措施预防嗜赌者日夜流连老虎机室,更必须确保从老虎机室获得的收入是用在核心用途上。不过,一些足球俱乐部多年没有参加新联赛,却继续从老虎机室获取丰厚的收入,这是否是另一种挂羊头卖狗肉呢?

当老虎机室成为赚取收入的方便工具之后,也容易被有心人利用,作为中饱私囊的赚钱工具,而且无法有效受到管制。

有关老虎机遍布全岛各处的谈论会继续下去,有人认为,当局应更严厉加以管制,甚至考虑将老虎机限制在赌场内。

虽然赌博的问题在我国已根深蒂固,即使政府撤销私人俱乐部的老虎机经营权,嗜赌者还是有其他的赌博方式,但玩老虎机到处都有,等于为嗜赌者大开方便之门,中峇鲁足球会事件的曝光,让我们思考私人俱乐部依赖这种收入来源,但却以社会问题为代价的经营模式,是否还应该继续下去,特别是足球俱乐部。是时候检讨22年前引进老虎机来支持足球运动的做法,而当局也应该深入研究更严厉监管赌场之外数目相当的老虎机室,就如两个赌场开始营业前就拟定各种防范措施一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老虎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