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黑客偷袭民主选举

社论

备受瞩目的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前夕,选情被看好的亲欧盟中间派候选人、前进党党魁马克龙的竞选团队宣称,遭受“大规模且有组织的黑客攻击”,并表示黑客企图散播关于马克龙的不实消息以影响投票结果。这重演了去年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莉团队的邮箱在选前被黑客侵入,遭窃取的内部资料被公布而败选的情节。很多迹象把幕后黑手指向俄罗斯政府。如果黑客再度得逞,将意味着全球民主体制已经失去了自主决定政治命运的能力。

选前民调显示,马克龙非常有机会击败极右翼对手、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成为法国最年轻的总统。但是,后劲十足的勒庞已经囊括了大部分中下层选民的支持,她所代表的反全球化、反欧盟、反移民的民族主义立场,在无法享受全球化果实而感到被体制遗弃的低技能、低收入群体中得到高度共鸣。此外,中间选民对法国政治精英阶层的颟顸无能也深感无奈和厌恶,如果他们因为黑客所泄露的不利马克龙的资料而作壁上观,勒庞的热情支持者却踊跃投票,选举结果翻盘的可能性并非不可能。

尽管莫斯科一再否认,各种旁证均表明,黑客在选前的攻击爆料行为,所产生的后果都符合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利益,因而也让克里姆林宫成为最大的嫌疑犯。勒庞不但公开亲俄,也被媒体爆出曾接受俄罗斯方面的政治捐款。她主张退出欧盟的立场一旦因当选而成为法国国策,势必让已经因英国脱欧而根基动摇的欧盟分崩离析。这个结果最大的受益者,正是怀疑以欧盟和北约为基础的西方集团打压自己的俄罗斯。西方情报机构的追踪也发现,这类带有政治动机的黑客大多源自俄罗斯。

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的胜出,其中一个决定性因素,正是对手希拉莉的电邮系统被黑客入侵,内容在投票前夕陆续被暴露在互联网上,让不少失望的中间选民放弃投票。美国媒体报道,联邦调查局已经掌握了特朗普竞选团队里,不少核心成员与俄罗斯官方有藕断丝连的关系。特朗普自己也不掩饰对俄国总统普京强人作风的仰慕,同时特朗普的家族房地产业集团,在俄罗斯也有不少生意。对比敌视莫斯科的希拉莉,特朗普的当选无疑对俄罗斯有利。

黑客利用高科技左右一国选举的现象,暴露了不少值得深思的问题。首先,这已经等同于不宣而战的网络侵略。所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窃取对手的机密资料,再以掺杂假资料的方式公诸于世,确实能够在投票前夕的关键时刻,影响选民的行为。这在结果上已经不亚于不流血政变。这种兵不血刃的准战争手段,使得民主国家的政权交替过程越发显得脆弱。如何在黑客横行的时代,保障一人一票制度的公正和尊严,已经是民主政体必须正视的国家安全课题。

此外,黑客的网络政治攻击能得手,同社会情绪的现状息息相关。当全球化导致贫富差距扩大,社会出现成功者与失败者而日益撕裂,政治互信稀薄之际,选举本身已经异变为体制和反体制之间你死我活的内战状态。美国民共两党被标榜体制外的特朗普“横刀夺爱”,法国主流的共和党及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在首轮投票中全军覆没,都显示民众对精英体制重大的不信任感。这种对体制的质疑,才是外来势力得以趁虚而入的时代背景。

因此,民主政体的统治精英有必要深切反省,当前赢者全拿的全球化游戏规则到底能否持续?黑客之所以能得手在后,其实就因为民心早流失于前。如果不解决这个根本的问题,恢复社会的基本互信,反而聚焦于强化对黑客攻击的防御能力,仅仅是治标而已。从另一个层次说,如果没能实现被大众接受认可的基本公平正义,所谓的民主体制,恐怕也失去了政治上的正当性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