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摆脱俘虏市场的枷锁

社论

婴儿奶粉价格上涨,引起政府的关注。国家发展部兼贸工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在国会宣布一系列措施,以确保奶粉的价格合理。这些措施包括放宽奶粉进口条例,以及加强对奶粉广告和标签的限制。

身为人母的国会议员,对婴儿奶粉价格上涨的冲击,感受尤为深刻。麦波申区议员陈佩玲在国会表示,年轻家长感到犹如“遭到勒索”,而白沙—榜鹅集选区议员孙雪玲则在国会辩论前,发布了她对奶粉消费所展开的网络调查结果。

孙雪玲引述新加坡统计局的数据指出,900克装的配方奶粉价格,从2007年的每罐25元飙涨至去年的56元,涨幅为120%。相比之下,国人过去10年的名义中位数收入只增加65.6%。换句话说,奶粉价格涨幅比收入增幅高出近一倍。

此外,她表示,由于五大国际品牌占据了本地奶粉市场的九成份额,因此市场垄断可能是价格上涨的原因。针对这一点,新加坡竞争局正在进行调查,并即将公布调查结果。

从价格以及市场占有率来看,婴儿奶粉市场正趋向一个“俘虏市场”(captive market)。在这个市场中,供应商凭它们独特的产品或配方,使消费者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支付更高的价格;二是完全不买。但对于许多无法给宝宝母乳喂养的职业妇女来说,婴儿奶粉是必需品,消费者支付卖方所订的价格,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配方奶粉是普通奶粉加上其他营养物质,如维生素或矿物质。一般的消费者并不太了解这些营养成分以及它们的真正效用,而是根据供应商的广告与口碑选购。2008年中国发生的“毒奶粉”事件后,年轻家长在选购奶粉时,更加注重供应商的品牌。他们普遍抱着“一分钱一分货”的心理,不惜以高价购买国际品牌的奶粉。毕竟,在少子化的时代,年轻家长对孩子的呵护,更是无微不至。

其实,除了婴儿奶粉市场,加油站、电信服务以及医疗业也浮现俘虏市场的现象。本地有四家汽油公司、三家主要电信服务公司以及为数众多的医生及药房。虽然他们之间有竞争,但是在价格方面,消费者一般上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汽油公司以及电信服务公司经常都是不约而同地调高价格,而医生的收费也几乎步伐一致地往高价位移动。

当然,在市场经济中,供应商在提供额外或独特的产品或服务时,征收更高的费用,那是合情合理的。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必须确保消费者的额外开支物有所值,而不是受广告或复杂的行销手法所影响。

例如,辛烷值为95等级的汽油,足够应付一般汽车的需求。但在广告的促销下,一些消费者支付更高的价格,选用更高级别的汽油。在电信服务方面,不少消费者所签下的配套,超过他们真正使用的服务。在医疗方面,有品牌专利以及无注册商标的药物,虽然药性相同,但价格差距则很大。

要摆脱俘虏市场的枷锁,市场就必须要有足够的竞争,以让消费者有真正的选择。显然的,在信息方面,供应商比一般消费者更具优势。信息不对称,让供应商在订价时可以予取予求,也往往导致消费者支付不必要的费用。其实,生活费的上升,不少是来自于生活方式的改变,而这又与供应商的促销有关。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及大数据的使用,供应商更能左右消费者的选择,使消费者在不知不觉中成为自愿的俘虏。

其次,消费者组织以及相关政府机关,若能为消费者提供更多即时的资讯,并加紧监督供应商的误导性广告,或许会有助于改善信息不对称的现象。孙雪玲对婴儿奶粉价格进行的调查,唤醒了人们对这个课题的关注,值得肯定。从大处着眼,消费者的维权意识提高,也可抑制生活费上升的速度,对大家都有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俘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