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极端伊斯兰思想在邻国抬头

社论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周二在印尼伊斯兰学生运动第19届大会上郑重表示,他已命令国家警察总长狄托和国民军总司令加托,对所有仇恨言论或挑衅行为事件采取“坚定行动”。

“印尼宪法保障言论和宗教自由,国内所有宗教和社群都应维护宪法。”佐科一番义正词严的话,显然是针对钟万学事件。雅加达前市长钟万学去年9月在竞选集会上引述《可兰经》一段经文,指对手误导穆斯林以阻止他们支持非穆斯林为领导人。相关视频遭人剪接配上误导性字幕放上网,变成钟万学指该经文误导穆斯林,结果强硬派穆斯林借此发起汹涌的抗议浪潮。

上个月,钟万学选举落败,检方把亵渎罪改为刑责较轻的侵扰罪。然而,法院却判钟万学入狱两年,连检方也认为过重。

钟万学被视为佐科的左右手,他被政治对手不择手段打倒,对佐科也是一记严重打击,任谁都看得清楚,反钟万学的矛头也是指向他。在雅加达市长选举期间,佐科为了保持政治上的中立,无力制止极端回教势力的膨胀。在选举过后,他若以为钟万学事件就此告一段落,那他将来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政治代价,印尼作为一个世俗社会的根基将被削弱,回教温和派和非回教的政治人物将被进一步排除在政治主流之外。

印尼在苏哈多执政30年间致力于维持世俗政策,但当他在1998年倒台后,印尼一方面转型为民主国家,另一方面,伊斯兰捍卫者阵线(FPI)等保守派组织也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从局势的发展来看,印尼存在保守的回教势力继续坐大,而使民主体制倒退的危险。

钟万学的下场在国际上引起欧洲联盟、亚细安人权委员会和国际特赦组织等的深切关注,但这些国外因素对佐科可能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必须确保印尼的宪法不被人骑劫,印尼律政与人权部长亚索纳已表示印尼将检讨亵渎法。印尼检察机构已罕见地就钟万学的判决提出上诉,但佐科没时间等待法律程序的进展,因为,印尼极端主义的气焰日渐高涨,他们甚至认为钟万学的判刑太轻,日前还传出钟万学可能在狱中遭刺杀,导致他在判刑当晚就被紧急转移监狱。

佐科既然已经放出重话,接下来就应该有所行动,对亵渎法作出必要改进,防止亵渎法沦为政治工具。

值得我们担忧的是,印尼局势对同是以回教徒占多数的马来西亚可能产生即刻效应。雪兰莪州议会议长杨巧双日前出了一本新书,自述个人从政的心路历程,由于她本身是基督徒,在书中多次引用和摘录《圣经》故事及句子,结果遭吉打州北方大学一名讲师向警方举报,被指向穆斯林宣扬基督教。杨属于民主行动党,巫统喉舌报《马来西亚前锋报》和伊斯兰党党报《哈拉卡》都引用这篇文章攻击民行党“包含基督教议程”。

这个事件在极端思想的学者和别有居心的政客炒作下,相信还会有发展。它跟钟万学事件之间有基本类似处:抱极端宗教情绪的人对不同宗教者缺乏容忍,“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利用宗教情绪炒作课题,打击政治对手,把事件政治化,达到政治目的,这是两个事件显示出来的共同模式。

印、马两个邻国的最新局势是鲜明教训,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的憎恨言论绝对不容姑息,任何火苗都必须及时扑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