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反恐需社区全力配合

社论

2017年6月14日

伊斯兰国组织的恐怖威胁,离我们越来越近。内政部最近采取行动,拘留了本地一名计划到叙利亚参加伊国组织的22岁女性伊莎。她是首名在内部安全法令下,因自我激进化而遭拘留的女性。

内政部文告指出,育有一名孩子的伊莎积极筹划前往叙利亚,以加入伊国组织。她支持伊国组织通过暴力建立和捍卫所谓的“哈里发国”,并准备接受军事训练,以捍卫伊国组织。

自2015年以来,伊莎就表示要嫁给伊国组织的支持者。她还宣称支持丈夫为伊国组织而战,因为如果他的丈夫战死沙场,她就能获得“上天的赏赐”,以“烈士遗孀”的“崇高地位”,在叙利亚改嫁另一个伊国组织圣战分子。

虽然伊莎还没有策划恐怖袭击,但是她的极端思想以及向往成为“烈士遗孀”,与恐袭行动只是一箭之遥。最近伦敦的一系列恐袭事件显示,恐怖分子的极端思想能很快地转化为恐袭行动。因此,内政部这次迅速采取行动,防患于未然,对自我激进化的恐怖分子,产生威慑的作用。

然而,正如内政部文告所说的,政府机关竭力保障新加坡的安全,但它们无法独挑大梁。社区的每一分子,都有责任协助遏制恐怖主义的威胁。

社交媒体的普及化,让恐怖组织得以通过这个载体,散播它们的极端思想。不少恐怖分子,都是先从网络开始接触这些宣传,然后成为同情分子,进而协助这些恐怖组织上载照片、视频以及贴子。最后,他们将极端思想转化为恐怖行动。换句话说,不少恐怖分子都是先经历自我激进化的过程。

其实,不少“独狼式”的恐怖袭击,不一定是伊国组织主导,而是自我激进化分子的自发行为。对于安全机构而言,独狼式的袭击比有组织的袭击,更难应付。有组织的袭击,通常需要一段时间准备,而安全机构可通过情报的截获,粉碎恐袭的阴谋。但独狼式的袭击在时间点及目标方面,都难以捉摸。

因此,社区的监督至关重要。有效的监督和举报,能及早为自我激进化分子进行辅导,以协助他们回归正途。

以伊莎为例,她的父母与妹妹两年前就发现她有激进化的迹象,也知道她有意到叙利亚加入伊国组织。不过,他们没有向当局举报,而是尝试私下劝说伊莎。虽然伊莎的父母都是可兰经教师,但是他们还是无法说服伊莎放弃极端思想。

新加坡回教理事会、回教专业人士协会和回教宗教司莫哈默法特里斯博士异口同声表示,个人可能没有能力帮助自我激进化的亲人朋友,最好还是向当局及时通报,以寻求专家的协助。

当然,举报亲人朋友犹如大义灭亲,在心理上会有很大的挣扎。此外,大多数的人,都不希望自己的亲人被贴上“自我激进化分子”或甚至“恐怖分子”的标签。然而,换个角度想,如果亲人走向恐怖主义的不归路,并采取自杀式的恐袭,害人害己,那倒不如及早交由专人辅导。这就犹如家长主动将嗜毒的孩子送进戒毒所,对孩子以及整个社群都有好处。

在2015年,英国通过反恐与安全法,规定学校举报受激进主义影响的学生。我国正面对恐怖袭击的威胁,本地的反恐专家建议立法强制国人在发现亲友有激进化倾向时,及时通报。乱世用重典,立法若能减少恐袭的风险,也许值得当局研究。

另一方面,社交媒体账号的管制,或许对遏制极端思想的散播,能发挥一定的功效。伊莎多次在网上发布支持伊国组织的言论,导致她的数个社交媒体账号被管理员注销。不过,她继续开设新账号。伊国组织已列为恐怖组织,社交媒体管理人是否应肩负更大的社会责任,删除及举报在网上含有支持伊国组织的言论、图片以及徽章旗帜?

恐怖袭击者滥杀无辜,国人对恐怖主义应采取同仇敌忾的态度,以确保恐怖分子无所遁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反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