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低投资回报的隐忧

社论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以及淡马锡控股先后公布截至今年3月底的财政报告。GIC取得3.7%的20年期年率化实际回报率,较前个财政年低了0.3个百分点,也是2009年以来最低的回报率。淡马锡控股上个财政年则取得13%的股东总回报,而20年期的股东总回报是6%。

这两家政府全资拥有的投资公司,采用不同的方式计算回报率。不过,两家公司的投资高管对市场的谨慎看法,则相当一致。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纷纷推出低利率及宽松的货币政策,推高了全球的资产价值。两家投资公司的高管异口同声表示,高资产价值意味着资产的估值过高,投资机会锐减。淡马锡控股上个财政年脱售投资的总额超过新增投资,也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实现净脱售,反映了它对估值及未来投资回报的隐忧。

另一方面,GIC首席执行官林昭杰表示,虽然高资产价值有助于投资表现,但这使得未来的投资更具挑战。目前的估值反映出,市场对未来的盈利预期过于乐观。他指出:“我们为长期的不确定性和低回报做好了准备。”GIC预计,接下来10年的实际回报率会更低。

低投资回报,对我国的财政有立竿见影的效应。

GIC、淡马锡控股以及金融管理局,是我国的三大政府投资机构。在净投资回报框架下,政府每年可动用上述三个机构高达50%的净投资回报,而这些投资回报是根据预期的长期实际收益计算,也就是包括未实现的资本收益。这是为了避免市场短期波动而影响了国库的收入。

纵观最近几年的财政预算,净投资回报的贡献,逐年增加。在2015财政年,政府提取的净投资回报是89亿元,或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2%。在2016财政年,它激增至144亿元,或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5%。因此,如果长期的投资回报走低,而政府的开支持续扩大,将使我们陷入财政赤字的境地。

面对艰难且低投资回报的环境,政府投资机构的净投资回报,是否能应付日益增加的财政开支,成为了一个变数。要平衡财政预算,便必须开源节流。然而,在实践上,这难免有一定的难度。

首先,在人口老化的趋势下,医疗及其他社会开支必然逐年增加。地缘政治风险以及恐怖主义肆虐,使国防及安保的开支上升。此外,基础设施的更新及建设,也是财政的一大开支。其实,自2015财政年以来,如果没有净投资回报的贡献,财政收支已出现赤字。虽然科技的使用以及生产力的提高可减低一些成本,但是这些领域日益增加的需求,将使节流更为困难。

其次,我们已经是成熟的经济体,经济增长速度将缓慢下来,因此政府税收的增速也将受到牵制。政府多次表示,在社会开支不断膨胀的压力之下,最终必须寻找新的收入来源,包括税收。然而,国际竞争加剧,不少国家都表示有意削减企业税与个人所得税,以吸引投资及刺激经济。在寻找新的收入来源时,我们也有必要确保税务的国际竞争力。

其实,保持国家竞争力及取得经济增长,是提高财政收入的最佳途径。尽管新加坡已经是成熟经济体,我们还是必须努力寻找新的增长机会。

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产生的资产泡沫,加大了投资的风险。超低利率的回升,也将使市场对虚高的资产价值重新估值。疾风知劲草,我们期待GIC及淡马锡控股能脱颖而出,在低回报的投资环境中,继续协助国家的财政,应对日益增加的社会开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