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强化亚细安区域主导角色

社论

1967年8月8日,负责外交事务的五个东南亚国家领袖,在泰国外交部签订了《亚细安宣言》(又称《曼谷宣言》),誓言建立一个包容开放的区域组织。当时正值冷战的高峰期,东南亚国家面对共产主义扩张的威胁,而区域国家之间在后殖民地时期的裂痕,也使本区域陷入四分五裂的危机。

在这个背景下,亚细安宣言指出:“亚细安代表东南亚国家的集体意愿,在友谊与合作中结合为一体,通过共同的努力和牺牲,确保它们的人民及其后代,享有和平、自由以及繁荣。”

亚细安宣言既不是宪章,也不是条约;它只是一个共识及理念。以欧盟的标准而言,亚细安是一个相对松散的区域组织,而它的集体决定是建立在协商与共识的基础上。

回首过去50年,这个模式实际上成为亚细安独有的优势。亚细安从原有的五个创始国,扩大到目前的10个成员国,涵盖东南亚几乎所有国家。这个区域组织的总人口达6亿3500万,其中一半以上是少过30岁的年轻人口。此外,它是全球第六大经济体,在2000年至2016年期间,年均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达5.3%。庞大的市场以及经济潜能,为亚细安这个区域组织添加不少力量。

此外,亚细安与区域外的10个国家与组织建立了对话伙伴关系,包括美国、中国、俄罗斯、印度以及欧盟。在多极化的国际格局下,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被边缘化或受到孤立。因此,亚细安提供的对话平台及关切,获得重视,从而提高了它在区域事务的号召力。

然而,随着亚细安家庭成员的增加,加上国际局势瞬息万变,我们不能将亚细安的主导角色,视为理所当然。2012年7月的亚细安外长会议,由于一些参与国对南中国海问题有不同的表述方式,有史以来首次没有发布联合声明。这起事件对亚细安的信誉,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同时,它也为亚细安的协商及共识的传统,抹上一层阴影。

亚细安组织若遭边缘化,将摧毁这个组织50年得来不易的成果,并使东南亚失去一个安全的稳定器。在东南亚国家之间,存有不少痛苦的历史记忆及恩怨。然而,在经济合作及抱团取暖的前提下,它们愿意抛弃前嫌,朝向亚细安共同体的方向迈进。一旦亚细安这个区域组织分裂,区域的经济合作、资金及人员的自由流动、以及信息的交换,将可能受到阻碍,而历史遗留下来的恩怨也可能重新浮上台面。

长期而言,一个不稳定的东南亚,也不符合大国的经济与战略利益。亚细安是一个开放及外向型的区域组织,去年中国是亚细安最大的对外贸易伙伴国,占亚细安贸易总额的16%。在亚细安的外来直接投资方面,欧盟占32%、日本14%、而美国是12%。因此,本区域的和平与繁荣,关乎大国的经济利益。

与此同时,亚细安若在区域事务上失去主导地位,东南亚各国将被迫在中美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并加剧两个大国的战略竞争。

在这50年来,亚细安成员国通过自身的努力,在经济、政治及安全事务上进行合作,使本区域享有多年来相对的和平环境。虽然亚细安在2007年11月签订了《亚细安宪章》成为法人,并在2015年底开展了亚细安共同体的工作,但是这个区域组织还是奉行协商与共识的原则。

随着亚细安成员国的数目增加,要在每个课题上达到共识,恐怕会越来越困难。在经济合作上,这个区域组织有一个“亚细安减X”的机制,允许那些还未准备就绪的成员国,暂时不加入。这个机制,或许可扩大到那些较有争议性的课题上,以维护亚细安的信誉及功能。

在加强区域合作的同时,亚细安应该坚守包容开放的原则,并在急速改变的区域安全架构中,维持主导的地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