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对症下药防治糖尿病

社论

糖尿病已经严重威胁新加坡人民的福祉,以至于李显龙总理把它列为今年国庆群众大会讨论的三大主要课题之一。从李总理所公布的情况,糖尿病确实已经到了必须正视和应对的时刻。所谓对症下药,对造成糖尿病现象背后的结构性因素深入探讨,将有助于根治毛病。此外,厘清一些具误导性的概念,也能让更多人建立指引正确行为模式的知识,避免在不知不觉中患病。

新加坡国立大学在去年公布的一份调查中指出,糖尿病在2010年对新加坡造成10亿元的损失,并在2050年激增到25亿元,其中的42%是医疗开支,其余的是相关的生产力丧失的代价。糖尿病会引发失明、肾衰竭和截肢等并发症;本地每天约有三四名病患须截肢,相等于每年平均1200人,情况的严重程度可能是全球之冠。

政府和社会当然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包括加紧普及糖尿病相关知识,考虑对导致糖尿病的食品如汽水、快餐征收健康税,以鼓励人们改变生活习惯;但是对抗糖尿病的关键,恐怕最后还在于个人的选择,各类政策措施,仅能提供人们做出正确选择的环境。正确的选择来自于正确的判断,而这又取决于清晰的概念和公开易得的信息。政府在这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多。

李总理在群众大会上就指出,尽管新加坡人的平均预期寿命不断延长,至今已经达到82岁,但是老年人健康不佳的平均年份,却高达8年。换言之,国人晚年的生活品质,很可能因为糖尿病引发的各类慢性病,而得在病痛中度过8年,也因而连累照顾自己的家人8年。这是非常具体而形象的概念辨析,能够让人们意识到预期寿命延长,背后所隐含的重要信息。

此外,当局也不妨考虑要求厂商在食品包装上,用更显著的方式提供更明确的信息,比如含糖量(最好注明相当于多少茶匙的糖分)、是否含转基因食材等,协助消费者做出明智的选择。其实,糖尿病的威胁已经不亚于烟草,按照限制烟草销售的模式,如广告限制、促销限制等,来控制高糖分饮料和食品的销量,或许是政府必须认真考虑的手段。

人们一般把糖尿病视为富贵病,因为随着社会物质条件的发达,生产高糖分食品饮料的成本降低,导致日常摄取量的提高。同时,久坐不动的现代都市生活方式,也是富裕社会常见的现象。可是,糖尿病也可能是贫穷病——高收入阶层知识高、选择多,能够避免罹患糖尿病的陷阱;反而是中低收入阶层,往往因为缺乏选择而得病。

美国的研究发现,低收入家庭无法负担价格较高的蔬果,只能长期靠食用廉价快餐果腹,结果普遍出现肥胖和糖尿病问题——“健康饮食”对他们而言几乎是一种奢侈。此外,他们为了养家糊口而没有时间运动。换句话说,糖尿病背后可能存在容易被忽视的社会经济结构问题。当局不妨深入调查,比如截肢者、洗肾者的家庭收入和背景,是否反映了类似的现象。唯有收集各类相关的数据,才能从更广的层面有效对抗糖尿病威胁。

既然政府已经把对抗糖尿病提高到国家威胁的高度,在国庆群众大会上正式提出来,接下来就必须雷厉风行,从方方面面了解糖尿病现象的深层原因,贯彻类似对抗烟草的限制性措施,推广社会教育运动,提供更多有用的信息,协助和鼓励国人改变生活习惯,让新加坡变成一个普遍更健康,人民老来少病痛的国家,而不仅仅是个数字上的长寿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