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抛开歧见支持新总统

社论

前国会议长哈莉玛昨天在没有竞选对手的情况下成为我国第八位总统,也是我国有史以来首位女总统,以及继尤索夫之后47年来的第二位马来族总统。这是保留选举的新制度使然,也是新加坡式民主制度的结果。不论人们对修改后的总统选举制有什么不满,新总统已在符合宪法与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诞生,国人应抛开歧见,重归团结,支持新任总统和拥护国家体制。

将在今天傍晚宣誓就职的哈莉玛是平民总统,她出身贫寒,父亲在她年幼时去世,五个兄弟姐妹由母亲一手带大。她是一名合格律师,从事工会工作20多年,与社会各个阶层民众有广泛接触。她当选总统,是我国体制让任何人都有机会攀上国家最高公职的最佳写照。

政府去年11月完成修宪,改革民选总统制度,保障各大族群都有机会成为总统。根据新机制,若某一种族在连续五届总统任期中都没有代表成为总统,下届总统选举将保留给该族候选人。由于从黄金辉算起的五任总统都不是马来族,因此本届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族参加。

从某个角度来说,保留给某个族群和维护族群权益的机制并不新鲜。我国在政治、社会和经济层面上,有类似的机制和政策,包括集选区制度、组屋种族比例政策、国民服役、族群与宗教互信圈以及不同种族的自助团体,目的是确保种族和谐。保留选举也是依据这种需要而诞生的机制。

以集选区制度为例,这个制度适度地反映和保障各族群在国会的代表性。我国公民人口当中,76.1%是华族,23.9%是少数种族;而100个国会议员(包括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当中,71%是华族,29%是少数种族。

我国奉行唯才是用的理念和制度,但作为华族占多数的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年轻国家,选民还是有可能依据肤色投票。去年的一项调查就发现,96%的华族会选华人当总统,只有59%接受马来总统。总统是团结国家的象征,如果每一届总统都来自同一个族群,这个团结国家的象征性角色会逐渐受到质疑。可以预见,这将对新加坡长久以来建设和最为珍视的社会和谐造成负面影响。因此,政府和领导人认为有必要通过政策和机制平衡这种倾向。

无可否认,一些国人对保留选举制有不满,在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上有不少反对或质疑的声音,特别是年轻一代,因为他们认为这显然有违他们一直以来所接受的不分种族、不分信仰的唯才是用观念。

不满的声音,政府肯定已经听到,也知道会失掉一些政治筹码。政府为此付出些政治代价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修宪引进保留选举制的过程,确实造成一定程度的社会分化,政府必须正视,设法抚平与弥合,否则将不利于我国长久以来的社会和谐。

这个世界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既然保留选举制已按宪法程序敲定,人民应搁置对制度的争议,团结支持新总统执行其民选总统的任务,不应将不满发泄在新总统身上,诸如“不是我的总统”等标签于事无补。

面对不满的声音和社会的分歧,新任总统在重新团结人民上任重道远。哈莉玛承诺,她将成为全民总统。她说:“不论有没有选举,我的承诺是为每一个人服务。”我国眼前还有很多挑战,包括经济前景不明朗、恐怖主义威胁、区域安全局势、社会和谐等,这都需要国人团结应对。

本届总统选举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启发更多国人的政治觉醒,对我国民主体制有了新的认识,也更关心国会代表性和辩论的意义。社会不可能只有一种看法、一种声音,最重要的是着眼大局,扩大共识,缩小分歧,求同存异。

确保国家和政府的良好运作与善治是全民的责任。国人应重归团结,继续维护我国唯才是用的体制,同时力保我国种族宗教社会和谐,这是新加坡最重要的财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哈莉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