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激进化问题恶化令人担忧

社论

内部安全局过去两年对激进化回教徒发出的限制令和拘留令,超出之前七年的总数。在2007年至2014年的七年里,当局对5人发出拘留令,对6人发出限制令。但是,单在2015年至今两年多内,当局就对11人发出拘留令,对6人发出限制令。截至昨天,仍有18人被拘留,28人受限制令约束。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前晚在人民协会为人协回教职员和回教基层领袖举办的活动上所提到的数据令人触目惊心。《联合早报》去年10月也曾报道,2002年至去年,至少80人曾因涉及恐怖主义相关活动,在内安法下被拘留。

当局更频密地发出拘留令和限制令,国人现在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这类宣布因此没有在社会上引起广泛的关注,或许可能被解读为当局提高了防范效率的结果;但这种心理反应是小觑了问题的严重性。单从最新数据来分析,激进化问题已不是孤立事件,而是逐渐成为一种趋势。

此外,根据当局的评估,从接触到一些极端主义思想,到真正产生要动武或袭击他人的念头,整个激进化的过程以往可能要22个月。但在伊斯兰国组织崛起后,整个过程加速到平均只需九个月,甚至可快至一两个月。影响所及的是,保安工作更加艰巨。为了加强我国的防恐能力,内政部刚于本周一在国会中提呈了一项加强基础设施保护法案,规定新发展项目和现有建筑在翻新重建时,都要在设计上加入建筑保安措施。防恐是长远之计,也将在更多层面影响到国人的生活。

尚穆根说:“保安机构的工作更加艰难,各个社群都有可扮演的重要角色。”在这方面,回教社群的角色更有决定性。政府和新加坡回教理事会以及宗教改造小组等合作,加强回教宗教领袖的规范,也提供宗教师须遵守的道德准则等,并加大力度去预防极端主义侵入马来社群。外国传教士散播的偏激思想和排外主义,如不准回教徒向基督徒祝贺圣诞节,说其他信仰都是异端邪教等等破坏宗教与种族和谐的不利因素,已在我国引起了更大关注,因为这些例子曾在邻国发生过。

政府鼓励马来社群注意任何蛛丝马迹,并随时举报。这样的信息要有效地在社群中传达,就必须让马来社群看到,尽早举报周围的亲人、朋友或是同事的激进化表现,是为他们着想。最近当局宣布的一个最新拘留案例中,涉案者就是被亲人及早举报的,他的亲人做了一件对的事。这个例子应该在社群中起着模范作用。从激进化案例急速增加、涉案者激进化过程显著缩短来看,社群的监督和举报仍将是最有效的防范。

非马来社群也许无法充分理解马来社群在防范激进化问题所作出的努力,但他们给予的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面临来自内外的威胁,各族保持团结,当是全体国人共同努力的方向。

放眼区域局势,极端回教带来的更大威胁,可能还是来自邻近的恐怖组织,例如菲律宾南部城市马拉维的激进回教组织,在宣誓效忠中东的“伊斯兰国”组织之后,势力大增,甚至吸引来自马来西亚、印尼的激进化分子的加入。菲律宾政府经过百日平乱,逐渐收复马拉维,但恐怖主义的威胁仍将继续存在。回教势力要在本区域建立“哈里发王国”的目标已变得更加迫切,他们通过互联网的影响力,对本区域回教徒加紧宣传。这也许是导致受影响的回教徒激进化过程缩短的原因。

随着激进化问题的加剧,以及区域局势的变化,政府和各族群应作更广泛而深入的沟通,让国人及时了解最新的局势发展,不能因为我们还未发生任何恐怖袭击事件,而放松警戒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