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亚细安必须力推区内互联互通

社论

亚细安共同体于2015年相对低调成立,主要原因不言自明,因为实际上有很多方面还达不到一个共同体的水平。所以,按照原来的路线图成立共同体,只能说是一个建设的开始,而不是完成。比方,成员国之间在海陆空三方面的连接性,就还存在很大的改进空间。

不过,有迹象显示,随着区域与国际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局势的改变,这个区域组织的成员国也已意识到,有必要加紧一体化的进程,发挥集体的力量,以便更好地维护成员国的共同利益。

美国在本地区作用的消退,特别是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开始执行美国优先政策,贬低及退出各种多边合作机制,如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巴黎气候协定,显然促使亚细安各国领导人认识到有必要改弦更张。与此同时,为了更好地应对中国经济的崛起和对外扩张的新发展态势,亚细安也有必要加紧协调,以便从诸如“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中获益。

在这方面,做好内部的连接性是一个重要的前提。因此,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日前在第23届亚细安交通部长会议上所宣布的各项亚细安连接计划,对接下来亚细安内部和与区外谋求的进一步的经济合作可谓至关重要。

这些互联互通计划包括:成立单一海运和空运市场,进一步开放成员国边境的巴士往来,进一步统合各国的物流服务链,改善市场准入,开辟新的海上航线,以及提升陆路交通连接等。本届会议于过去两天在我国举行,会议可说取得了可观成果。交通部长们共签署通过了六项协议,旨在提升成员国及对话伙伴国之间的交通合作,这包括使本区域的民航服务更加自由化,改善航空安全,以及提高边境人流来往的流畅度。部长们也采纳了亚细安航空交通管理总蓝图,成员国也将共享各国境内的联号航运权(即班号共用),让在亚细安区域内飞行的航班共享班号。

在陆路交通方面,部长们也正式签署了“促进陆路客运跨境”的亚细安框架协议,简化客运巴士在亚细安内跨境的通关要求。在此协议下,每个成员国都有500辆巴士的配额,可享有简化出入境的要求。这些必须是非定期排班及定点载客的客运巴士,如旅游巴士。

尽管如此,亚细安在连接或互联互通方面,还存在很大的短板有待连接。继去年被核准的开放天空协定之后,接下来海上交通运输等的连接性也有待加强。随着本区域和整个亚洲的经济的蓬勃发展,中产阶层的兴起必然大大增加跨境往来和旅游,因此,对各种海陆空交通运输服务的需求也必然相应增加。

做好海陆空互联互通的安排,将可以使所有成员国从中受益,包括促进旅游业和贸易的发展。做好区内的互联互通也是亚细安与其他地区或组织如欧盟寻求更好连接的基础。比方,亚细安已和欧盟开展全面航空交通协议的谈商,这将有助于亚细安和欧盟的航空公司更好的互联互通。

虽然逐步提高区域内的跨境连接性已是大势所趋,也势在必行,但在实际的操作上,却难免也还会遭遇这样那样的问题,如何简化手续,降低成本和费用都须有实际的方案。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的往来为例,兀兰和新山的关口就一直难以解决长时间堵塞拥挤的问题,简化客运巴士跨境的通关要求后,情况或许能有所改善,但其他车辆的进出,看来也须另谋解决方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