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社论:特朗普若撕毁伊核协议后果严重

社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突然宣布,除非美国国会和欧洲盟友能强化伊朗核协议,包括对伊朗核计划采取永久性限制,他将终止协议在国会的核定程序。同时,他也以伊朗革命卫队支持区域恐怖主义为由,下令美国财政部把它列为制裁对象。此举即刻引发国际社会,特别是参与协议谈判的欧洲国家的迅速反对。“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已经在经贸课题上对华盛顿的国际威信造成伤害,如果特朗普政府在地缘政治上继续制造不确定性,最终势必颠覆既有的国际秩序。

在2015年谈成的伊朗核协议,是由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美国、中国、俄罗斯、法国、英国)加上德国,同伊朗就其核能计划所取得的共识。伊朗同意在10年期间削减其核能设备,以换取联合国、美国与欧盟终止对其经济制裁,特别是允许石油出口。协议的主要目的是延缓伊朗发展核武器的能力和进度。负责监督伊朗执行协议内容的国际原子能机构表示,迄今为止,德黑兰都信守协议承诺。这是特朗普做出毁约威胁缺乏正当性的第一个理由。

第二个理由,则如同欧盟外交事务专员盖莫里尼所言:“美国总统有很多权力,这(撕毁协议)不在其中。”因为协议是由联合国五强连同德国与伊朗所签订,美国总统无权单方面终止这份多边协议。况且,协议内容至今为各方所遵守,美国要改变,师出无名。德国、法国及英国三国首脑已经发出联合声明,选择站在中国和俄罗斯这边,强调将继续遵守协议。这个表态意味着美国在整起事件中陷入外交孤立。

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失去盟友的支持。特朗普在6月宣布退出由195个国家一致通过,旨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时,同样出现了失道寡助的情况,非但国际舆论一片挞伐,美国国内也出现了激烈的反对声浪。气候变化的威胁尽管严峻,相对而言却非燃眉之急,伊朗核协议却不一样,因为这可能导致中东地区形势紧张,甚至破坏协议所欲取得的核不扩散效果,加剧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甚至导致战争。

至今未见缓解的朝鲜核危机,特朗普的一意孤行并没有取得预期的结果,反而让形势不断升温。同时,朝鲜核危机也凸显了多边合作的重要性——缺乏中国以及俄罗斯的配合,美国所主导的对朝鲜的制裁,并无法阻止平壤一再试射弹道导弹。况且,在朝鲜问题还没有解决之前,美国要撕毁伊朗核协议的企图,只会让国际形势更为紧张,使美国穷于应对,更让美国盟友离心离德,最终动摇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

此外,特朗普对伊朗的恐吓或许将适得其反。伊朗核协议解除国际经济制裁,在改善伊朗民生之余,也让其温和派暂时取得上风,有可能进一步同西方阵营达致其他政治谅解。但是出于国家利益,如今德黑兰各方都被迫要团结在政府这边,一致反对美国的挑衅。这恐怕也为伊朗的强硬派构成机会,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也门和加沙地带升高对抗,给美国及其地区盟友制造更多麻烦。

西方阵营从冷战胜出,表明由美国所主导的战后国际秩序的优越性。这个以自由贸易为主的秩序,又以立足于国际法的规范所实现的可预测性为大前提。这个秩序让众多国家得以在和平稳定的大环境里,发展社会经济而取得繁荣。如今,特朗普一再采取石破天惊的手法,破坏秩序所需的可预测性,并且颠覆既有的共识,长此以往,恐怕国际社会所享有的和平稳定,以及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都将遭遇重大的伤害和质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