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大方向未变

社论

在越南岘港市举行的第21届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剩余11国也召开场边部长会议,数天会谈一度陷入僵局,原则性协议的达成差点胎死腹中,几经艰难谈商终于推出新版TPP,称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不久就宣布退出TPP,导致TPP的存亡受到质疑。过去几个月来,剩余11国决心挽救,终于取得重大突破,就促进协定生效达成基本共识。联合声明透露,新架构共识将保留原TPP超过95%的项目,仅搁置20项条款,其中11项与知识产权有关,换言之,协定的重要部分已解决。

达成原则性协议后,11国接下来的工作是各自展开国内程序,但正如我国总理李显龙所说“要到终点还有一段路要走。”许多课题必须继续磋商和妥协,要真正落实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并不是那么容易,其中加拿大坚持的劳工、环境和知识产权原则,预计还须展开更多的谈判。

尽管近年来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遭遇诸多困难,但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大趋势和大方向未变,因为APEC成员国总人口,占了世界近一半的人口和贸易量,这个全球最具发展潜力和活力的地区,将是未来带动全球经济发展的火车头。TPP剩余11国让TPP起死回生,现在必须设法让新版CPTPP快速往前推进。

虽然CPTPP的具体内容以及进展时间表还没有公布,如果所有成员国能在2018年签署,CPTPP或能较快生效。而抛下美国继续前进后,亚太区域各国的经济利益、政治和战略考量会有改变,已退出的美国或将在贸易上面对一定的冲击。如果未来美国选择归队,到时可能如日本副首相兼财政部长麻生太郎所说,将是11国对一国的谈判。然而,没有了美国,CPTPP占全球GDP的比率将从40%下降至13.5%,美国角色的重要不在话下。

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已结束,特朗普也已经结束他的12天首次亚洲行,除了朝核问题,美国优先的经贸利益是他此趟在亚洲的主要信息。至于要从中了解他是否明白这个地区对于美国战略和经济的重要性,或是否会更积极参与本区域事务,似乎这方面的信息仍不太明确。

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各自阐述不同的国际贸易愿景,更被认为美国过去的亚太角色已明显不再。

特朗普在演讲中再次喊出“美国优先”,强调美国不会再被别国占便宜,不能够容忍“长期的贸易滥用”,更注重遵守公平和互惠的贸易规则,希望看到“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他说此行是要同所有印太国家构建新的伙伴关系,愿意与印太地区任何国家签署双边贸易协议,不过要建基于互相尊重和互惠互利上。

而习近平则再次强调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要推动多边贸易,包括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来推进亚太和世界发展,并提出加强互联互通、实现共同发展,以及将包容共享理念融入发展理念等多项主张。特朗普政府不明确的亚洲政策,不仅对本区域的稳定与和平不利,也使得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地位受到了损害,包括安全、经济和贸易层面。

尽管特朗普目前所关注的只有“美国利益”,但在中国崛起和全球经济游戏规则改变之际,特朗普坚持“美国优先”的治国理念会否更趋向保护主义,他提出“让美国再次伟大”多大程度上会变为现实,恐怕还有待观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APEC TPP CPTPP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