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欧盟中流砥柱摇摇欲坠

社论 

德国总理默克尔所领导的联盟党赢得今年9月举行的大选,但与自由民主党及绿党组织联合政府的谈判破局。新政府难产,让德国政治陷入前所未有的僵局,也给欧洲联盟和欧洲一体化计划增添不确定性。

尽管默克尔已执政12年,德国经济也稳定增长,但前两年她独排众议收留大批难民,导致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组成的联合政府,在大选中的得票率大跌,为1949年以来最差的表现。社民党表示要专心在野,不再与联盟党合组政府;而主张反欧盟、反欧元、反移民的选择党(或译另类选择党)则崛起成为联邦议院第三大党。这使得默克尔寻求合作的对象极为有限。

自由民主党和绿党是默克尔仅有的选择,但这两个政党的理念差距甚远,在移民政策、气候、能源,以及德国在欧盟所应担负的责任等领域无法达成共识,三党党魁之间也缺乏互信。组织政府的努力陷入僵局,德国将面对至少几个月的政治不稳定,连带影响欧盟刻下迫切须解决的问题和挑战。

默克尔目前至少有四个选择可寻求突围:再次大选、重新谈判、组织少数派政府或社民党回锅。默克尔早前表示,组织少数政府不在其计划内,她宁可再次举行大选。德国一项民调显示,45%选民倾向再次大选。根据德国议会制度设计,重新大选须经过冗长程序,且最后决定权在总统施泰因迈尔手上,不由议会或总理决定,而施泰因迈尔反对再次大选。他认为各政党应担负起组织政府的责任,不能把责任推给选民。他在本周连续几天同各政党领袖会晤,希望说服他们回到谈判桌前。三方可能重新谈判,但自民党表示无意作出妥协。此外,理念差距、欠缺信任等问题若无法弥合,即使勉强合作,未来也难保可以长远。

联盟党可与自民党或绿党组织少数派政府,未来在联邦议院针对立法工作进行表决时,再寻求其他政党的支持,但这么做的执政效率不高。德国政治向来以大联合政府之姿就政策达成共识,没有组织少数派政府在联邦议院进行议价的经验,这势必削弱日后默克尔在国内和欧盟的影响力。

默克尔要再次大选的言论,可能是在给老搭档社民党施加舆论和政治压力,要这个在过去四年与她合作的政党放弃当反对党,再度与联盟党合作。同组织少数派政府和再次大选相比,联盟党与社民党再次合作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因为这是经过考验、证实有效的合作模式,当前德国和欧盟也亟需政治稳定。社民党如果能够在此次组阁僵局中发挥临门一脚的作用,它在来届政府的影响力也有望提高。

德国政治不确定性意味着欧盟的不确定性增加。欧盟正面对诸多挑战,包括英国脱欧谈判陷入僵局、欧元区财政改革、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闹独立、其他成员国右翼势力崛起等。德国作为欧盟和欧元区的经济火车头,与法国同为欧洲一体化计划的两架马车,稳定的德国和法国才能带领欧盟解决挑战。德国政党无法肩负起组织政府的领导责任,对协商妥协、民主合法性及欧盟前途有着较长远负面影响。

德国新政府难产并不算是太大的危机,也难以断定默克尔政治生涯就此来到尾声。毕竟她执政12年,带领德国和欧盟度过历次危机,这次或有妙手回春之计。德国经济稳健,短期内应不受政治不确定性影响。不过,在保守主义、民粹、反全球化势力兴起之际,默克尔已被视为西方民主价值观仅剩的“旗手”,若她也由此转向内视,意味着在保守主义浪涛中前进的自由主义,将失去最重要的舵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