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澳洲对地缘政治变化的焦虑

社论

本周四,澳大利亚有点出人意表地发布了一份外交政策白皮书,既表示担心美国日趋孤立,也特别关注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扩张可能引发地区冲突。总理特恩布尔表明,要在区域事务上寻求更大主导权,同时敦促美国继续在亚洲发挥强大影响力,并加强与“志同道合”的伙伴之间的关系。

这份长达115页的白皮书指出,美国日益置身事外的姿态,对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秩序是一大不利因素。若美国放弃与亚洲的政治、经济和安全联系,本区域的权力重心将转移到中国。

白皮书的内容显示,特恩布尔政府对亚太区域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格局正在发生的剧变具有很大的焦虑感。新出现的形势,用特恩布尔本人的话说:“我们如今的主要贸易伙伴(中国)并不是主要的安保伙伴,这在我们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换言之,要应付这么一个史无前例的局面,的确颇费周章。

澳洲是美国最坚定的盟友之一,二战至今,参与了美国在世界许多地方的军事行动。近年来,由于中国经济崛起,澳洲和许多其他国家一样,也与中国建立起紧密的经济关系。但在安全上,它仍然和美国结盟,这和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情况颇为相近。如何在应付经济形势改变的同时,保障国家的安全,唯一可行的做法就是在中美之间求取平衡,维持利益上的互惠交织,但同时又得确保安全问题不会受制于经济关系。

过去的世界秩序和安全架构,正如特恩布尔所言,可以让澳洲​​“安心地假定,世界运行的方式可让澳洲安身立命。​”但“现在权力正在转移,规则与体制正受到挑战。我们享有空前的繁荣与机遇,但支撑着这一切的那套自由并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也正承受着自上世纪40年代形成至今空前的巨大压力。”

白皮书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是它一再地突出所谓“印度-太平洋”这个新概念。“印太”是指印度(或印度洋)和太平洋,这是相对于“亚太”(亚洲太平洋)而言的。“印太”概念来自白宫,似乎已经进入了特朗普团队高层的思维。这一战略构想是要把美国、日本、澳洲和印度拉在一块,组成一个印太四角联盟。美国显然希望澳洲在这方面扮演更积极的角色。因此,白皮书的发表并非偶然。

这个构想中的四角关系是否真能落实,看来还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四国的地缘政治考量​有重叠的部分​,但要真正形成一个新的又夹杂浓重抑制中国意味的同伙关系,却有不少实际的困难。毕竟各国都有各自的盘算,形成铁板一块未必符合各自的最大利益。

但澳洲这次罕见的外交表态,也很好​地​反映了中国崛起和美国的收缩,在本地区所引发的诸多忧虑,即连​​澳洲也不例外。大家都希望传统上的安全架构可以持续,对美国留驻有助安全也具有一定的共识。即使必须调整,也不希望看到美国完全退出。因此,退而求其次的做法,是说服美国保持一定的存在,同时加强区域国家各方面的合作,以弥补美国的不足。

这样的心态其实也很值得中国警醒和深思​。为什么周边和区域国家​,​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深表欢迎,但却对它的军力膨胀,尤其是在南中国海的行为心存忌惮​?单单只是体量上的悬殊,并不足以解释各国不安全感的深层根源。​

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意图​退却,如此此消彼长​自然要导致国际和区域形势的改观。中国作为一个新的大国,应该负起更多维护国际安全与和平的任务,而不是令人感到害怕。中美之间也必须找到一个新的相容相处之道,而不是一味依循过去的冷战思维。应该说,不管大国小国,只有真正做到互信互重,而不是互相猜疑,才有望建立一个大家都放心的新国际秩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社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