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埃及恐袭折射中东顽疾

社论 

上周五埃及北西奈省的拉瓦达清真寺遭恐怖袭击,死亡人数已升至305人,其中27个是儿童,另外有百多人受伤,死伤人数很可能再上升。袭击发生时,大量民众正在清真寺内朝拜,20多个蒙面恐怖分子先在清真寺外引爆爆炸装置,并在外头埋伏等待,烧汽车堵去路,然后向从清真寺逃出的民众和随后赶来的救护车开枪。

这是动荡不安的西奈半岛四年来死伤最惨重的恐袭事件,干案者手法明显带有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印记,并且是冲着伊斯兰教派之一“苏菲派”(Sufism)而来。随后埃及军方派战斗机追剿恐怖组织据点,摧毁袭击者的藏身处和所使用的车辆,显然埃及军方知道恐怖分子来自哪个组织。

恐怖分子手段的残忍,连埃及反政府阵营领袖和中东国家都发声谴责。自2013年民选前总统穆尔西上台只一年就被军方罢黜后,伊斯兰圣战分子就在埃及设立伊国组织分支,不时在北西奈省攻击埃及军队,至今已策划数十起致命袭击事件。

这场与苏菲派穆斯林有关联的血腥袭击,反映中东各伊斯兰派别之间纷争背后,难以平息和持续冲突的复杂因素,更凸显同一宗教内部不同教派之间的纷争,已超越彼此在信仰上的差异,现在更多是政治利益上争夺。其中逊尼派和什叶派已各自形成势力团体,在信仰教法、政治观点、继承人问题上的冲突和矛盾,已来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伊斯兰叛乱分子通常把埃及安全部队和基督教教堂作为攻击目标,而被称为“大众的伊斯兰”的苏菲派,也成为激进恐怖分子的目标。苏菲派一向主张禁欲与内在修行,宣扬爱、和平与宽容,却被极端伊斯兰组织视为离经叛道,信徒被当成是异教徒。在2016年,伊国组织恐怖分子曾抓一名年长苏菲派首领后将其斩首。

但苏菲教派信徒朝拜的清真寺遭恐袭,并不仅仅是因为该教派被列为“异端”,整个恐袭事件更大凸显埃及当前的政治困局,埃及要实现全面政治和解难度增大,更不用说推进恢复正常社会秩序的进程,而苏菲派很可能已卷入政治内斗之中。

2013年7月埃及军方解除穆尔西总统职务后,宣布效忠伊国组织的极端分子以西奈半岛为主要基地,并从2014年起频频发动针对军警和非穆斯林的袭击,迄今已造成数百人死亡。在2015年10月一架俄罗斯民航客机从沙姆沙伊赫国际机场起飞后在西奈半岛坠毁,机上220多人全部罹难,伊国组织称他们在飞机上安装了炸弹,这起空中恐袭震撼国际社会。

在今年5月,极端分子向一辆载有科普特正教会(Coptic Orthodox Church)教徒的巴士开火,打死28人后,塞西警告埃及对伊斯兰圣战分子的斗争将是“漫长而痛苦”,说明埃及境内的伊斯兰极端势力已不容忽视。由于在穆尔西的穆斯林兄弟会掌权时排挤少数教派,塞西上台后誓言要保护温和的少数教派,被视为不够正统的苏菲派因受到埃及政府的支持,使得本次恐袭事件明显涉及政治层面。

伊国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国节节败退,加上埃及政府近期加大反恐力度,恐怖分子将更频繁不择手段发动恐袭,但对手无寸铁的祈祷信徒发动攻击,其野蛮残忍行径完全不能容忍,而这一事件将坚定埃及清除恐怖主义的决心。在各方政治势力博弈加剧下,埃及可能遭遇更多的恐袭,而宗教化的政治势力的争斗,也将进一步加剧埃及社会的分裂和不安。从更大的角度来看,这正是中东伊斯兰世界长久要面对的难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