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不容外来势力左右舆情

社论 

俄罗斯通过社交媒体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已成为一国利用互联网舆论力量影响他国,以使得局面对自身有利的典型案例。越来越多国家意识到,社交媒体逐渐成为外来势力左右国内舆论和撕裂国民团结的工具,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前总统陈庆炎博士前天在拉惹勒南讲座上对约800名使节、政府官员和学生说,对于那些试图发动隐蔽信息宣传战,以影响新加坡特定群体,来实现自身目的的任何外来势力,新加坡必须保持警惕。他说:“新加坡不能容忍外国或外国机构试图操弄人民的情感。”

在过去一段时间,新加坡也面对这类威胁。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前学者黄靖与国外情报机构及情报人员合作,通过接触有影响力的本地名人,向他们提供来自某国的“保密信息”,希望以此影响他们对该国的看法,进而左右政府外交决策和本地舆论走向。内政部已取消黄靖的本地永久居留权,并永久禁止他入境新加坡,其夫人因为知情不报,也受到同样处置。

外来势力试图左右一国之外交和舆论走向的做法并不稀奇。自古以来,宗教、城邦、现代国家就不断地利用舆论或宣传机器,试图改变人民的观点,以争取对自身有利的情况。因此,印刷术和印刷机一度完全由神职人员或王亲贵族掌控,平民不能拥有这些宣传工具。今天,报纸、电视台、电台等传媒依然如此,大部分国家不容许外国政府或投资者掌控自己的传媒。

社交媒体作为一种新晋网络舆论平台,短短几年间迅速壮大,既被一些国家的政府利用来推进自身的目的与利益,也被其他国家利用来干涉他国的政治和舆论走向。社交媒体为了商业利益,而自愿被利用的情况甚至可能存在。使用这些工具的成本不高,效果却很大,所以大国和小国已经意识到,可以利用社交媒体散播虚假信息左右他国。

去年美国大选,俄罗斯通过美国三大社交媒体面簿、谷歌和推特,散播虚假或错误消息,制造以讹传讹的效果,使得美国选民误信了这些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莉不利的消息。尽管总统特朗普一再谴责假新闻(特别是针对他的假新闻),他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也都否认俄国制造假新闻干预美国大选,但假新闻在美国总统选举中起到的作用,已清楚显示在世人眼前。

美国三大社交媒体承认,它们的平台确实被俄国利用了。推特说,在11月8日大选投票日之前的三个月,有近3万7000个与俄国有关联的账号自动生成140万则与选举有关的推文,估计多达2亿8800万人看过这些推文。由此可见,俄国有预谋地通过社交媒体,夜以继日地不断进行信息轰炸,改变人们的观点。

除了社交媒体,我们也要警惕极端组织通过互联网散播宗教极端主义思想,以及他国利用经济施压左右外交政策走向。

韩国因允许驻韩美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而面对中国经济施压,最终作出无意损害中国安全利益的表态和“三不”承诺:韩国政府不加入美国反导体系的现有立场没有改变;韩美日安全合作不会发展成为三方军事同盟;韩国政府未考虑追加部署萨德系统。韩中关系随即迅速回暖。

新加坡建国历史尚浅,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社会经济背景是我们的优势,但也可以是别有居心者破坏的目标。面对大国以经济利益施压,国民必须站稳立场,不能为了一时的利益,输了民族与国家。面对像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这类心理战,国民必须有自觉能力,能洞悉假消息背后所隐藏的意图。本地媒体也应该传播透明开放的信息,培养国民的思辨能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社交媒体
1